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最极致的苦 最甘醇的甜
2018-12-14 16:40:18   来源:泰兴市襟江小学教育集团 高海琴原创   评论:0 点击:

人们常说岁月如歌,如果把豆腐作坊的忙碌比作一首歌,它的主旋律无疑是苦的。但细细品味,我总能品出其中的甘甜来!
  古人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若你亲身体验过就会知道,这些苦可谓苦到极致!撑船,风里来、浪里去,命悬一线;打铁 ,抡铁锤、炭火烤,无比艰辛。而我对磨豆腐的苦最有发言权,那种“困、累、疼”是我用了三十多年的体验悟出来的。
  豆腐作坊的工作琐碎,而且似乎永远做不完,所以作坊无闲人,即使是小娃娃。六七岁的光景,我在豆腐作坊带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打豆花。人比箱盘高不了多少。每天爬上高高的箱盘,背靠墙边坐着,手拿漏勺,单调地在豆花桶里搅拌,一干就是三四个小时。
  才进入初二,我就患上了腰肌劳损。那时的娃娃没有现在“金贵”,伤了也不算什么大事,心疼一下,念上两句,也就作罢了。每天,父母都要从凌晨三四点忙到深夜十一二点,没有休息日,没有寒暑假,更不会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种起早贪黑,全年无休的忙碌模式不仅仅考验着他们的身体,还磨砺着每个人的心性。
  我工作以后,每天起床上班时,父亲已经磨好了几大缸的豆浆,每天下班时,父亲还在锅炉旁辛苦地忙碌着。有时,我改作文改得头昏眼花,忍不住下楼伸个懒腰,跟父亲抱怨几句。父亲从不会跟我讲大道理,他只笑笑,说:“来,姑娘,帮我把素鸡切了吧。” 
  切素鸡同样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滚圆的素鸡不仅难切,而且还要趁热切。豆腐作坊每天生产40几根素鸡,需要切一千多刀。一千次挥刀,才有了人们在市场上买到的一片一片的圆素鸡。一千多刀,给掌刀的右手留下了厚厚的老茧,给抓握的左手留下了大大小小、或深或浅的伤疤。每当这一千多刀切完,我就什么抱怨都没有了。与切素鸡相比,伏在案前改作文倒成了一种享受。
  有了对比,方知幸福。每逢节假日,同事们在朋友圈晒各地美食,晒各种自拍时,我却总是泡在作坊里忙碌着。我只能晒一晒我今天洗好的雪白的豆腐布,还可以晒晒我的刀工、我的老茧、我的伤口,还有在油锅旁新烫了几个水泡。那身体的困、累、疼,加上内心的羡慕与那一丝挥之不去的难过,仿佛一张厚重的网,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然而,我所经历的这些苦不过是父亲忙剩下的一点点。在没有我们姐妹帮衬的日子里,他常常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2017年,作坊完成了它神圣的使命,正式退出了我家的历史舞台。为了让父亲度过快乐的晚年,我给他买了一部带指纹识别的智能手机。正是这次尴尬的指纹录入,让我知道了父亲手上是没有指纹的——几十年的烫、磨、伤,抹去了他双手十指所有的指纹!父亲的手掌已经完全被老茧所覆盖,光滑而坚硬!我不禁心里发酸,也有内疚。几十年的岁月,父亲犯过困,念过累,喊过疼,却从不曾把苦字放在嘴上。想来,大概是苦到了极致,反而说不出来了吧。
  人们常说岁月如歌,如果把豆腐作坊的忙碌比作一首歌,它的主旋律无疑是苦的。但细细品味,我总能品出其中的甘甜来!那甜,深藏在每一次年豆腐开箱,香气四溢时,邻居们阵阵的惊叹中;藏在我和姐姐你追我赶的卷布、捶布、下坯子的各种比赛的笑声里;在每次我把长长的布条甩进清水河,真把自己当成一个仙女的美好想象中;也在每次去菜场,熟识的阿姨那句“还是你父亲做的味道最好”这样的赞叹里。父亲用豆腐养育我和姐姐长大,也用磨豆腐教会了我们做人的道理。这份磨炼,这份锻造,赋予我们顽强的品质,成了我们一生的财富。
  不知不觉,我已步入讲坛16载。工作越久,我就越觉得磨豆腐和做教育很像,两者都很辛苦,也极其琐碎。从事教育是苦的,当我们抱怨改不完的作业,排不完的活动,应付不完的各种任务时,不妨也去品一品教育的甜。其实,孩子们的一声甜甜的问候,家长的一句真心的感谢,领导的一句肯定的鼓励,都会让我们甜在心头。在我看来,只有经历最极致的苦,才能享受人生最甘醇的甜。而这,就是岁月给予我们最好的褒奖!
 

相关热词搜索:心动的教育

上一篇:恪尽职守——把芳华融进祖国的江河
下一篇:教育是让人心动的艺术!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