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落马官员受审表情:有人痛哭流涕 有人一脸微笑
2014-06-05 08:07:07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王宝林受审时称,这些受贿都是中间人介绍的,“中间人都在当地有权有势,我不敢得罪,不想成为他们的敌人”。他将城管中队比喻成一座庙,“庙里有很多菩萨,我肯定不是最大的菩萨,也不是最小的小鬼。他们到

  王宝林受审时称,这些受贿都是中间人介绍的,“中间人都在当地有权有势,我不敢得罪,不想成为他们的敌人”。他将城管中队比喻成一座庙,“庙里有很多菩萨,我肯定不是最大的菩萨,也不是最小的小鬼。他们到庙里来上香,肯定不是只给我一个上”。王宝林在法庭上讲出的这些话,一时传遍网络。

  上周一,广州市供电局原副局长罗真海涉受贿300多万元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法庭上,罗真海痛陈自己出身寒门,奋斗不易,并回忆起最初的梦想,谈及父母妻儿时更是情真意切,惹得家属热泪纷飞,连旁人都为之动容。

  近两三年来,广州反腐动作频频,2012年,交警、民政、城管、市政园林等几大系统窝案纷出;2013年,白云官场整体遭遇地震、科信系统从厅长到局长不少人被抓……广州官场经历着“刮骨疗毒”般的阵痛。

  昔日身居庙堂、手握公器的官员们,在位之时自然是信心满满,昂首阔步。然其一旦落马,又会是何种神态?记者将细数近两年来,广州那些落马官员的受审表情。法庭是个小社会,在这里能够略窥世情百态、人生起浮。在这里,有的官员会洋洋洒洒百般辩解,有的官员则会痛哭流涕强调自己年老多病,有的官员在交代罪行时,会不经意走神回忆起昔日荣光,还有的官员则一脸微笑、寥寥数语,悉数认罪不拖泥带水。

  何靖:“心悦诚服,接受审判”

  广州公安局原副局长何靖作为广州公安系统近年来落马级别最高的官员,他于2013年7月25日,被控受贿600多万元在深圳中院异地受审。庭审过程中,何靖语音低沉,对自己的履历、到案时间以及受贿过程对答如流,法律用词准确。

  “我没有异议。”在整个庭审过程中,无论是针对受贿总额,还是12项单笔受贿指控,何靖都简短作答。但说到家人四处筹钱退赃,说到同样身陷囹圄的妻子时,何靖突然哽咽、沉默了片刻。

  在最后陈述时,何靖以一句“我不愿作任何的辩解和开脱,心悦诚服,接受审判”“铿锵”结尾。

  蔡彬:一度走神

  因被网络举报拥有22套房被查落马的房叔———番禺城管分局原政委蔡彬,于2013年7月26日,在海珠区法院受审,庭上也异常镇静。

  头发灰白的房叔穿着一双拖鞋步入法庭,57岁的他语气平淡不作过多辩解,以至于法官问他入股的一个食庄是否属于违建时,他回答一度走神,“没意见”。法官提醒“我问你是否属于违建?”房叔才更正“你们认定是什么性质就是什么性质吧”。一度紧张的庭审现场顿时爆发哄笑。

  最后陈述时,蔡彬系统地发言,首先承认自己有罪,尊重法庭判决,“我年纪比较大,在风口浪尖干了十几年,身体不好。”蔡彬自称身患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且案发后全额退赃,希望法庭综合考虑,予以轻判,“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谢鹏飞:洗净头发,微笑出庭

  2013年11月6日,广东省政府原副秘书长谢鹏飞涉受贿千万在白云区法院受审,63岁的老人家穿着整齐,还把头发洗得干干净净。法庭上,他始终挂着微笑,谈及自己的案情仿佛在帮人探讨课题,轻松应答。

  谢鹏飞原本是省政府的智囊级人物,帮助省政府搞决策研究20多年,人缘好,喜欢帮忙。他的受贿行为也多与帮助地方政府、企业出谋划策有关联。

  “我没有守住公务员的底线”,“这些钱是属于受贿还是违纪,请法官来认定”,谢鹏飞如是说。庭审间隙,他也不忘朝旁听席上回以招牌式的点头微笑,无论是家属还是记者。

  吴锦明:“埋头工作,搞垮了身体”

  作为白云区官场地震中落马的主要官员之一,白云区原副区长吴锦明与其他落马官员相比,百万元左右的受贿金额远算不上惊人。不过这个金额一旦认定,刑期至少也是十年以上。

  吴锦明今年5月在广州中院过堂,前面大半堂庭审,他的回答都干脆利落、条理清晰。可到了最后陈述阶段,这位年过半百的男子情绪失控,一度泣不成声。

  “我从一名领导干部沦为阶下囚,很后悔。我也曾多次抵制过诱惑,可是……我愿意认罪,承担应有的责任。”吴锦明还向法庭哭诉,自己此前整日埋头工作,殊不知搞垮了自己的身体。“我家人总和我说,你这是干活不要命啊!”最后,吴锦明也希望法庭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李治臻:“不认,就要通缉我妻儿”

  2012年11月,广州市民政局原局长李治臻涉嫌受贿400多万元在广州中院受审,检察官评价此案“受贿数额大,时间跨度长”,且涉及民政系统多名下属,形成窝案,“腐败令人触目惊心”。

  李治臻在侦查阶段基本认罪,但到了法庭上却当庭翻供,只承认其中约100万元。这让检察官当庭怒斥其态度有问题,并建议法官取消此前建议认定的自首情节。

  对此,李治臻的说法是,他之所以在侦查阶段承认受贿40 0万元,是因为受到了压力。“他们说我认了,就可以走了。不认,就还要通缉我妻子、儿子。”李治臻说,压力之下,他在侦查阶段作出了违心供述。“之前承认得太多了,现在很后悔,犯了个大错误。”

  王宝林:“我不是大菩萨,也不是小鬼”

  广州市城管局白云分局太和镇执法队原队长王宝林并不是20 12年广州城管系统窝案中落马级别最高的,但数额却是最大的。被控受贿400多万元,另有600多万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王宝林受审时称,这些受贿都是中间人介绍的,“中间人都在当地有权有势,我不敢得罪,不想成为他们的敌人”。他将城管中队比喻成一座庙,“庙里有很多菩萨,我肯定不是最大的菩萨,也不是最小的小鬼。他们到庙里来上香,肯定不是只给我一个上”。王宝林在法庭上讲出的这些话,一时传遍网络。

  刘荣照:都是姐夫惹的祸

  增城市原副市长刘荣照落马后于2012年受审,检方认为他通过以其姐夫的名义投资入股多宗房地产项目开发的形式,为开发商谋取利益。刘荣照在法庭上将主要指控推到了姐夫身上,他表示这些项目的投资和收益,都是由其姐夫顾恩洪的公司进行的,他“只是知道而已”,并未实际参与。

  李斌:不收钱,影响仕途

  2012年,广州市车管所原所长李斌因受贿在广州受审。

  被指受贿340余万元的李斌在法庭上辩称收钱是碍于上司的面子,“害怕不收影响自己的前途”。

  黄桂芳:服药喝水维持庭审

  越秀区城管局原局长黄桂芳在2012年5月份之后被查,那一年广州城管系统爆出的窝案也十分惊人,上至市城管委原副主任张建国,下至天河、海珠、越秀、黄埔等多个区城管局的“一把手”纷纷落马。

  黄桂芳在法庭上多番拭泪,面对3笔共计174万余元的受贿指控,他称是遭到逼供诱供“才违心承认”,实际上没有收这么多。检察官则评价黄桂芳确实经受过工程承包商多次的行贿考验,但当对方向其儿子间接输送利益时,他却没能收紧这根弦。提到儿子的问题,黄桂芳在法庭上情绪激动,不得不服药喝水维持。

  闻伟龙:什么都答“记不清”

  2014年4月23日上午,广州市农业局原办公室主任闻伟龙涉受贿300多万元在广州中院受审。闻伟龙年轻时仕途一帆风顺,人到中年却沉迷赌博,并因频赴澳门赌博欠下巨债最终遭官场赌友举报,更疑因赌债纠纷被人在街头砍成重伤。

  法庭上闻伟龙面对询问,什么都以“记不清楚”来回应,弄得法官和检察官哭笑不得。主审法官无奈地问他为何什么都记不清楚、是否身体不舒服?闻伟龙表示自己“甲状腺切除过,内分泌失调”。法官质疑:“你作为一个研究生,一个畜牧公司总经理,智力不可能蜕化得这么快吧?”

  采写:南都记者 吴笋林

(原标题:落马官员受审表情)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东莞今年调整119官员岗位 近半任正副调研员
下一篇: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迎十七岁生日 众院士祝贺

分享到: 收藏
点击排行
    MySQL Query : SELECT * FROM `0523tx_net`.`v9_hits` WHERE hitsid LIKE 'c-1-%' AND catid='24' ORDER BY views DESC LIMIT 10
    MySQL Error : Can't create/write to file '/tmp/MY6onGNa' (Errcode: 28)
    MySQL Errno : 1
    Message : Can't create/write to file '/tmp/MY6onGNa' (Errcode: 28)
    Need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