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文 > 正文

白鹭,如瓷飞翔
2018-04-13 08:55:09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蒋康政 原创   评论:0 点击:

读唐诗宋词,不经意间就会遇到白鹭。那些诗句,好比晶莹温润的琥珀,白鹭们各种的倩影和风情被固定着,被保鲜着,好像只要有一点点缝隙,白鹭们就会呼啦一声飞出来,直接飞到我们身边,给我们讲述唐宋的风云际会、恩爱情仇。
   读唐诗宋词,不经意间就会遇到白鹭。那些诗句,好比晶莹温润的琥珀,白鹭们各种的倩影和风情被固定着,被保鲜着,好像只要有一点点缝隙,白鹭们就会呼啦一声飞出来,直接飞到我们身边,给我们讲述唐宋的风云际会、恩爱情仇。
   私下里认为,这是它们离我很远的时候;而最近的时候,干脆就来到了我家窗前的桃树底下,一只。这样远远近近的一路下来,对于白鹭的欣赏,我从未停止过。
这两只白鹭,居然在我的眼前谈起了恋爱:一只低低地飞,慢慢地飞;另一只紧紧跟上,有点死皮赖脸。它们俩长亭短亭的浪漫,倒有几分人间的样子。
   白鹭在照镜子。它自己陶醉了,把这平静的河面当作镜子,飞来飞去,欣赏自己,水底的白影,水面上的白影,煞是好看。人在镜子前,无论怎么举手投足,恐怕没有这么好看。

   白鹭的警惕性是很高的,尤其是落单的时候,颈部高高耸起,转动着头颅,一步一张望,每一步都似乎只踩下去一半,另一半好像不是深渊,就是雷霆!一有风吹草动,立即起飞,就连夜里也是如此。
   比如现在,对岸放起烟花来了。啪啪啪的,红的、黄的、绿的光,夜空中也就添了几分热闹。突然,就飞起了一只大鸟,白鹭!只不过,此时此刻,它的飞行是黑色的,翅膀一下一下扇动着恐惧。
   我担心它们会迁徙到别的地方,再也看不到。拜天所赐,第二天它们又回来了,驮着我的目光,在这河面上盘旋栖止。
   是的,白鹭所怕的是人。有那么几次,我让他人欣赏白鹭,他们竟然说着同样的话:它的肉好不好吃呢?我的后背一阵阵发凉。
   白鹭的耐心是可怕和可敬的。为了一口吃的,它居然几个小时蹲守在河沿。上午十点钟左右,我看见它守在这儿。做了很多事情,吃过了午饭,十二点多了,我抬眼一看,它还在那儿!下午,四点多钟,天呐,它还在!头一伸,从水里叨起一条死鱼,银亮亮的。正由衷为它高兴呢,它却扔到了河里;又叼起,又扔弃。实在不忍接着看下去,我掉转头去。
   我还是看见了白鹭丑陋的一面。它的丑陋来自于它的双翅。双翅敛着,颈项内缩,头部跟地面几乎平行着,一步一步地耸着向前——就像一个驼背的老人。但是,这样的情景,我们不常见到。我们也不常听到白鹭的叫声。告诉你,它叫得不好听:声线粗,短促,嘶哑。恐怕,正是这样的原因,白鹭很少啼叫。我是很有耳福的,听过好几次白鹭的鸣叫。
   有一次,骑着电瓶车,路过一片水田的时候,看见好几只白鹭低低地盘旋,一群家养的鹅儿,呆呆地吃着青草,觉得很好玩:它们身形相似,一种硕大,一种弱小;都是白色,一种白得像俗世,一种白得像天堂;都亲近水,一种吃水里的草,一种觅水里的鱼。肯定的是,鹅儿不向往白鹭,有青草吃,有地方睡觉,呆头呆脑地简单生活,多惬意;倒是白鹭很向往鹅儿似的,飞来飞去,大概想混迹于鹅儿的队伍,让主人一起收编。一边骑车,一边胡思乱想。骑出好长一段路了,觉得不过瘾,车子龙头一拐,折返回去,干脆停车欣赏了一会儿。
   也突然想到,在人跟鸟厮混的漫长时光里,许多鸟渐渐有了附加:比如大雁,比如鸽子,比如鸳鸯,再比如乌鸦。而白鹭,却拒绝这样的附丽或者污染,干干净净的,白鹭就是白鹭,不暗渡陈仓,不指桑骂槐,不弦外之音。但愿,一直如此。
 

相关热词搜索:白鹭

上一篇:会说话的建筑,令人心动的建筑
下一篇:牵挂一株牵牛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