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文 > 正文

风动槐花香
2018-05-17 09:22:52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宫凤华   评论:0 点击:

回味着槐花的清香,我总有一种难以割舍的乡情萦绕于胸。槐树的朴茂和槐花的清醇,如村里的父老乡亲,沉默隐忍,恬淡平和,狗尾草一样摇曳在我心灵的原野上。
      槐花的清香总是伴着一阵清风,迎面扑来,带给我满心满眼的喜悦和温馨。
     刺槐花盛开的季节,一株株或高大或矮小的槐树上,垂挂着一簇簇白色的小花儿,团团簇簇,白得透明、耀眼、纯真,似玉雕的蝴蝶,似莹莹的白雪,似串串的珍珠,玲珑剔透,发散出沁人心脾的芳香,弥漫了水色淋漓的村庄。
     人们行走在树下,俨然行走于花海之中。那铺天盖地、洁白素雅的刺槐花诗意盎然,那流动在空气中,仿佛伸手可触、张口可啖的芳馨醉了我们纯净的童年。

      晨光熹微,槐花蘸满晨露,迎着旭日舒展芳姿。晌午,光斑点点,蜜蜂穿梭花间,槐花清香四溢。夕阳西下,茂密青翠的叶片间,乳白色的蝶形花絮一串串垂下,整个村子都沐浴在淡雅的清香里。槐花很惹人的眼,糥糥的白,掩映着碧叶,清丽而脱俗,如村里的俊俏媳妇。槐花开得轰轰烈烈,如姑娘家情窦初开的爱情,痴厚沉迷。
清凉的槐树下,祖母一有空就搬出纺车纺棉线,纺出的棉棒槌如香蒲如玉米如铁锥。在嗡嗡嗡如蛩鸣的纺车声中,祖母皱纹满面的脸上漾出甜甜的笑意。媳妇们在纳鞋底,一针一线拉出了女人的柔情与蜜意。憨厚的庄稼汉蹲在树根旁,眯缝着眼,吧嗒着旱烟,神态悠闲如水边嚼草的老水牛和草丛中啃草的白山羊。
      月光下的槐树映在水银样的地上,如我们细嫩肌肤上铁青的血管。祖父坐在槐树下搓草绳,给我们讲民间故事。姑娘媳妇们边结网边唱着民歌小调儿,芬芳的歌儿如满树的槐花,落进我们的心田里。
     等到槐花开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馥郁的清香萦萦绕绕地填满了大街小巷,我们就来到槐树下,仰着头,痴痴地望着。于是,我们几个瘦猴子便嗖嗖嗖地爬上树,采摘槐花。
     有时槐树斑驳多皱的树皮把我们的大腿搓红,又疼又痒,我们全然不顾。树上开着的槐花正艳,地上飘落着槐花。我们摘一串,放进嘴里品咂,里面甜甜的槐花心,棉花糖一样甜。我们躺在枝桠间,听鸟鸣啾啾,任凭绿莹莹的阳光在眼皮上跳动。
     夕阳下,我们提着一篮子槐花回家,好似提着一团团晶莹的雪。回到家,把槐花搁在厨房里醒目的地方,等晚上母亲下田回来,就可以做槐花饭、槐花馍、槐花糖、槐花饼、槐花糕、槐花水饺或者槐花团子,我们就可以品尝童年生活的温馨和甜蜜了。
祖母蒸的槐花馒头色泽嫩黄,香气袅袅,在小巷里萦纡不散。左邻右舍的孩子都能尝到祖母蒸的馒头,都叫嚷着央求自家的祖母也蒸一锅。
     青嫩的槐叶洗净,焯水捣碎,滗出绿汁,擀成面条,绿莹如玉。面条煮熟,冷水浸过,盛在白瓷盘里,淋上麻油,洒点豆酱,鲜香扑鼻,正如南宋林洪《山家清供》里所叙的一款“槐叶冷淘”的雅致小吃。
     母亲做的槐花饼特香。把槐花揉进面粉里,搅拌均匀,加点糖精,在铁锅里摊,或摊在箅子上蒸。摊出来的槐花饼,柔若玉脂,清香扑鼻。轻咬一口,细细品嚼,粉嫩松软,如碎米饼、菜花饼、糍粑一样,一面金黄焦黑,一面如云如雪,微甜爽口。槐花饼还可切成菱形,拌青菜同炒,黄绿相间,色调明快,舌尖上的味蕾立时陷入鲜美的沼泽中。
     槐花可以拌玉米面蒸着吃,再蘸上蒜汁,让人吃得齿颊生香。母亲熬的槐花糖,绵软香甜,如蜂蜜,如蔗糖,不亚于糖担子上卖的麦芽糖、棉花糖、棒棒糖,那香那甜,至今还在唇齿间留滞。
     槐花还可以做槐花饭。把槐花先放到锅里炒至半熟盛起来,再把米放到锅里煮,当饭  要熟时把槐花放到饭里。这样做出的饭清香松散,极其爽口,极其开胃,我们往往一顿能吃好几碗。
    槐花可清蒸可爆炒。槐花爆炒韭菜,青白相衬,就像苇滩上的几点新绿,搛几筷嚼咽,心里一阵通透。槐花炖草鸡蛋,色彩明丽,味道鲜美。温香软玉,清甜的滋味,仿佛把整个春天吞进了肚子里。难怪我们经常唱着:槐树花,炒韭菜,不吃不吃叉两筷;槐树花,炖鸡蛋,一顿多吃半碗饭。
  槐花晒干,收起来,要吃的时候,用温水泡开,单炒或拌其他菜清炒,口感嫩脆。槐花性凉味苦,有清热凉血、清肝泻火、止血的作用。用槐花泡茶喝,还有益肺、滋补养颜之功效。难怪村里的老人喜欢喝槐花茶,虽是皤然老翁,却精神矍铄,面色红润,声如洪钟。
      回味着槐花的清香,我总有一种难以割舍的乡情萦绕于胸。槐树的朴茂和槐花的清醇,如村里的父老乡亲,沉默隐忍,恬淡平和,狗尾草一样摇曳在我心灵的原野上。

相关热词搜索:槐花

上一篇:用“唤醒术”回归教育的本意
下一篇:清明祭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