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文 > 正文

清明祭
2018-05-17 15:36:52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海荣   评论:0 点击:

于是,每年清明节,回家祭祖成了我不变的情结,再也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亲近,只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愧疚和悔恨!
   小时候最怕见到死人,左邻右舍哪家老了人,我是不敢去的。在路上,遇到高高的坟冢也离得远远的,特别是月黑风高夜,去远近的村子看露天电影,宁可绕远道,也不肯经过有坟的地方。也怕听鬼故事,听了就做噩梦,惊出一身冷汗。
四年级的时候,学校受人敬重的马校长罹患重病不幸去世,要开追悼会,大队辅导员就安排我这个一班之长去参加追悼会读悼词。当他告诉我的时候,尽管是我们熟悉的校长,但怕见死人的恐惧心理驱使我打起了退堂鼓,就编了个不算圆满的谎搪塞过去。
   但是怕什么来什么,学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到了高年级的清明节,就要组织学生去祭扫烈士墓。祭扫的是我们村的烈士,叫王柏林,共产党员,在解放战争时期任浩堡乡乡长,被敌人枪杀在野屋基庙上,墓碑就筑在我家后面河对岸的道路边。那儿附近有个电灌站麦粉加工房,平常我跟在父母后面去帮忙,从不敢一个人去。现在要去祭扫了,因为我是班长,要在墓前念悼词,很是犹豫了一阵,实在不好推脱,只得硬着头皮去。站在墓前,目光都不敢看那坟茔,轮到我读悼词时,心里还忍不住打颤,结结巴巴地读完,赶紧离开了墓碑。

   六年级清明节又到了,这次学校组织我们到更远的勤丰村去祭扫,在学校东南方向,大概有七八里路。四月初,乍暖还寒,我扛着大队旗走在队伍的前面,班里两个女生举着硕大的花圈跟在后面,队伍绵延好长。走到勤丰小学的时候,大家都累趴了,但只是稍微休息一下,就和勤丰小学的六年级同学一起去祭扫那儿为革命牺牲的张孝廉烈士。墓碑也是在路边的一块田里,因为人多,也因为有了去年的经历,胆气大了些,也就不那么害怕了,和老师一起给坟墓培上新土,大声唱起了“山鸟啼,红花开,阳光照大路,少先队员扫墓来……”很好地主持完了祭扫活动。
   后来进了泰师,从校史中得知,学校第一任校长刘伯厚先生也是一位革命烈士。在学校花圃里的东南角有一个碑亭,飞檐翘角,亭内刻有“刘伯厚烈士碑文”。“九一八”事变后,刘伯厚校长带领学生宣传抗日救国运动,采用游击方法办学,使泰兴乡师成为抗日干部培训班,最后却被敌人谋害致死。这时候的我,渐渐褪去了胆怯,每次进园参观时,总要去碑亭里瞻仰一番。
   泰师是培养老师的摇篮。三年里,每到清明节,学校都要组织学生去泰兴革命烈士纪念馆、新四军黄桥战役烈士陵园、杨根思烈士陵园祭扫,一年一个地方,接受不同内容的革命传统教育。近的步行,远的就骑车。虽然我老家野屋基离黄桥街上不远,小时候也去过好几次黄桥,但却是第一次到烈士陵园去祭扫。陵园坐落于黄桥公园内最北面,青松翠柏丛中,圆圆的墓、高高的碑耸立着,令人肃然起敬。
   在黄桥战役纪念馆里参观时才知道,1940年,陈毅、粟裕等新四军领导人在这里运筹帷幄,指挥了著名的黄桥决战,成立了江苏省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从一张战场实拍照片《大战野屋基》中,我惊奇地发现,老家野屋基也是黄桥决战的主战场。10月4日下午,国民党李守维军部进驻野屋基,抓壮丁,挖壕沟,筑地堡,准备攻打黄桥。10月5日,粟裕将军指挥三个纵队的新四军从四面八方包围了野屋基,战斗从早上一直打到晚上。半夜之后,总攻开始了,战斗非常激烈。顽军逐屋抵抗,新四军将士发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猛打猛冲的精神,经多次白刃格斗,敌军大部被歼,残军一片混乱,经战场喊话,纷纷缴械投降。军长李守维仓皇逃窜,毙命在西北面的挖尺沟中。
   正是这段光荣的革命历史,让我对脚下这块热土有了更深的认识,自豪之情油然而生。后来到黄桥工作,每次清明节,总要带学生来公园扫墓,到纪念馆参观,给他们讲过去的故事,期冀在他们心田埋下革命的种子。
   几年前,年迈的父母相继离去,骨灰葬在老家临河的“花园”里。“一抔热土一抔魂”,那座高高的坟茔便矗立在我的心头、梦里,和大地融为一体。于是,每年清明节,回家祭祖成了我不变的情结,再也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亲近,只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愧疚和悔恨!

相关热词搜索:清明祭

上一篇:风动槐花香
下一篇:儿时生产队的晒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