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文 > 正文


2018-05-31 10:24:03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新中国成立那年,我8岁,童年。那时农村没有电灯、电话,更没有电视,汽车看不到,自行车少见,孩子们玩耍,只能拥抱大自然,自己找乐子。
   新中国成立那年,我8岁,童年。那时农村没有电灯、电话,更没有电视,汽车看不到,自行车少见,孩子们玩耍,只能拥抱大自然,自己找乐子。   
    栀子花凋谢了,天渐渐热了起来。蝉声阵阵,不绝于耳。虫鸣、鸟叫、瓜香万里,孩子们放暑假了,爬树、捉虫、下河洗澡,海、路、空疯玩。家长们骂他们,正是“无梯子上天!”这些早两辈的熊孩子,若有了梯子,没准真能上天。
    夏天,晴朗而开阔。孩子们的最大乐趣是捉蝉。
    东方欲晓,小孩子们就出动了,有的穿一条短裤,有的吊儿郎当,一丝不挂。每人手里拿一根长竹竿,有的人竹竿上面扎一个椭圆形的篾子,粘蜘蛛网,布满后,可粘知了;有人竹竿上装一个麦草尾编的碗子,去抄知了。一个人直奔树木多的地方,眼神飘忽不定地往树上看,全然不顾脚下。
    半个时辰下来,大家聚在一起,比谁捉的知了多。大家各拿出一部分知了,拔去翅膀,点起野火,把知了放在火上烤,烤熟了,津津有味地吃着。有时,还从家里拿来一壶水,带几只酒盅,每人手握一只酒盅,作吃酒状,相互碰杯,吃得大家都长了胡子。
    还有一部分知了,带回去,养着玩。用麦秆织一个笼子,把知了关进去。还讨论知了吃什么,有人说吃树叶,也有人说吃虫子,更多的人说吃露水。于是,摘一朵有露水的番瓜花,放在笼子里。不几天,知了死了,扔掉。
其实孩子们不知道,蝉是吸食植物的昆虫。通常有五、六公分长,像针一样,中空的嘴,可以刺入树体,吸食树液。对树木而言,蝉是害虫。
    “看,那边有打驮的知了!”“这边也有一对。”“噢!会叫的知了在上面,雄的。哑巴知了在下面,雌的。”仔细点,不要做声,他们正欢呢!可以一捉两只。
    每当我摸到头上的伤疤,就想到小时候捕蝉。有一次捕蝉,眼睛只顾看树上的蝉,脚移动时,不知前面有一只没有粪的茅缸。结果跌入茅缸,头上撞了三公分的口子,用手一抹,满脸是血,活像关公。回到家,奶奶拉我到怀里,用毛巾洗去血污,抓一把大麦粉子,撒在伤口上。嘴里喃喃地说:“又过了一关,又过了一关。”处理后,我又活蹦活跳地出去玩了,正是轻伤不下火线。
    蝉交配后产卵,受精卵存在树上的木质组织内,风一吹,掉入地下的泥土里,吸食树液汁养活自己。受精卵经过炼狱般的凤凰涅槃,经5次蜕皮,历时3至9年,最长17年,才能成熟。
    夏天,几场雨过后,泥土松软,蝉蜕下最后一次盔甲,才回到地上,飞上树枝。
    蝉最后蛻下的盔甲,叫蝉蜕,又叫蝉衣,是一味中药材,具有疏散风热、透疹子、解痉的作用,性甘、寒。小孩子们拾蝉蜕,可到中药店卖几文钱。
    那时,我经常拾蝉蜕卖钱。每次卖时,药师都会称一下,根据重量给钱。
    有一次,我往蝉蜕背上的中缝里,灌了一些泥土,想多卖点钱。结果,药师一称,把蝉蜕往地上一扔,并用脚踩了一下,骗人!滚!
    我灰溜溜回家,父亲知道后,打了我一个耳光,教训我:“从小就这么不老实,长大以后怎么做人!”从此,我知道了骗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蝉交配后,完成了开枝散叶的任务,可是夏天一过,他们全部死了,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子女,也真够悲壮的!
    夏天,蝉鸣声躁,婉转峨眉,绚烂热烈。这叫声,即是欢愉的求偶声,也是悲壮的告白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或许是最后的绝唱!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言而有信
下一篇:狮城掠影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