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文 > 正文

老杏树
2018-07-09 14:30:41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文/姜林齐 原创   评论:0 点击:

老杏树开花了!
   老杏树开花了!
   谁都以为它今年不会开花也不会结果了,然而它却像往年一样,依然迎着春风开放。刚开始猩红点点,后来粉白粉白。
    一看见这些杏花,便想起父亲。
   小时候家里穷,每年开学,父亲都要四处为我们借学费。那年三月,父亲拿回了一棵树苗,栽在了墙后面的地里,第二年,这棵树便开满了好看的花朵,结了几个黄澄澄的杏子。父亲眼睛发亮了,他给杏树浇水、施肥、剪枝。第二年春天,杏花开得更多了,黄澄澄的杏子结满了枝头。父亲大喜,他舍不得我们自己吃,踩着梯子,一个一个小心地摘下来,放在垫了青草的芨芨筐里,拿到城里卖掉了。那年,我们用自己的钱交了学费,再没有问人去借。

   从此,这棵杏树就成了我家的摇钱树。父亲常常给它浇水,怕它旱着,春天花一开,父亲就常常在树下面转,怕孩子们折了来玩,怕那爱花的人折了回家做插花。他常常笑着对人家说:“你不要折,这将来都能结果,到时候带孩子来吃杏子。”
   果子刚刚有小指头肚儿大,父亲便买来低毒农药,喷洒在杏树上。他说:“早些打上,杏子就不生虫了,赶到能吃,药性也就散完了。”他怕小孩子误食,每次都找一块纸板,在上面用墨水画一个大大的骷髅头,然后在骷髅头上再打一个大大的叉叉,让人看见害怕。等到杏子渐渐变过味来,孩子们就再也忍不住了,不管上面有没有骷髅头,都要偷着吃。最让人生气的是,一些大人也过来过去地偷吃,吃还不说,树下面常常还会掉落许多。我和母亲都很气愤,很心疼,父亲却说:“张口之物,吃叫吃去。”我们说:“吃完了咋办?”父亲便笑:“树大着哩,吃不完。”
   等杏子完全成熟,父亲便带着我们,全家一起摘杏子,邻居也来帮忙。这时候的杏树,已经不是刚栽下时的那样,早变成大树了。父亲让我们拉着一个床单在下面接,他站在树上,使劲地摇着树枝,一颗颗黄亮黄亮的杏子就像一个个小天使一样跳进床单里来了。我和弟弟那时候每年的学费,都是从这棵杏树上摇下来的。
   光阴荏苒,一晃三十多年过去,这棵老杏树已经有多半边死去,而我的父亲,早已经不在人间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打杏子时父亲那一脸的欢喜和全家人快乐的笑声,而今,望着老树稀落的花,朵朵都像父亲的笑脸。

相关热词搜索:杏树

上一篇:而立
下一篇:忆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