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文 > 正文

儿时的年
2018-07-10 14:12:50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翁秀美 原创   评论:0 点击:

儿时的年,忙碌而温暖。
   儿时的年,忙碌而温暖。
   年前照例是要下雪的,墩墩厚厚的雪压在房顶上,趴在草垛上,乱纷纷钻进行人的衣领里,塌实实团在孩子的手心里,漫天飘舞的雪花里,年也渐渐近了。
   年前的日子是村里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光,大家找块空地,扫开一大块雪,用粉笔划格子线,跳格子田,玩丢沙包和“攻城”游戏,一边玩一边掰着指头盼年,商量着 在那一天一同穿上新衣新鞋,比比谁的漂亮。独玉梅骄傲地说过年她小姑要带她去城里下关看放烟花,那会儿能看到烟花是件奢侈且令人神往的事情,我们一个个羡 慕无比。说到过年,大家都很兴奋,过年真好,可以不用上学,有那么多好东西吃,可以看舞龙灯耍湖船踩高跷,尽管还有十多天才过年呢。
   母亲带我去裁缝店做衣服。戴着老花镜的裁缝阿姨边量尺寸边说,嗯。比去年长高了不少,将来准是大个子。又开玩笑说,现在你妈给你做衣裳,长大你可要给你妈 买衣裳啊。母亲就笑,说还不知道等到哪天呢。我拼命点头,说,我给我妈做衣裳还来你这儿做。裁缝阿姨脸上笑开了花,对母亲说,看看,你丫头多好啊。
    天气越发冷了,水缸里铺了层薄薄的冰,屋瓦上也垂下了尺把长的冰椎子,父亲从厂里带回过年分的鲢鱼,香肠,香肚,肉鸡,将鱼洗净剖开,用麻绳穿起挂在檐 下,和鱼们并排挂着的还有十多刀咸肉和咸鸭咸鸡,很有气势的一字排开。母亲嘱我将早早拣好的一小口袋个大饱满的黄豆送到村头张大爷家的豆腐坊等着磨豆腐, 到中午时,母亲去挑回一桶的豆腐,揭开桶上的盖布,胖乎乎白嫩嫩的豆腐卧在木桶里,嘟嘟冒着热气,浓浓的豆薪味儿迎面而来。母亲从地窑里起出带缨子的红萝 卜,大白菜,土豆,摇头说,这点蔬菜不够呢。拎着篮子上街,回来时竹篮里湿淋淋的水芹菜,碧绿的芦蒿,香菇,山药,油面筋,加上瓜子,花生,各色水果糖, 家里顿时显得满满当当的,仿佛从来没有的丰润厚实。

   腊月二十八,父亲母亲起早掸尘,将家里墙角旮旯,箱柜坛罐等打扫刷洗一新,然后准备贴春联,父亲用面粉打着浆糊,所有的年前忙碌中,就贴春联是我的事了, 我赶忙说,爸,我来贴。一会儿,门上窗上红红的对联、福字一齐立起来了,门楣上天星飘舞,多漂亮的新家啊,温暖和喜气立时溢满了屋里屋外,父亲抽烟眯着眼 笑,脸上全是满足。下午父亲和面做面酵头,放在木盆里,用棉被盖好,放在灶下暖和的地方。晚上和母亲一起劈木柴,扎草箍,洗蒸笼,父亲边扎草箍边对母亲 说,你这几天累了,明天歇歇,蒸馒头我来吧。
   大年三十,父亲母亲分别在大灶和煤气炉上忙碌,大桌子上摆满了大盆小碟的菜,父亲正往锅里倒油,火旺旺的,一条鱼滑下锅里,“哧啦”一声,白烟从窗户窜出。屋外,雪花飞舞中,炊烟四下升起,鞭炮声此起彼伏,此时的村庄,正在幸福地等年来到……

相关热词搜索:儿时的年

上一篇:忆缘
下一篇:用筷的规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