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食 > 正文

穷不吃刀鱼
2018-02-28 10:39:29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王姣   评论:0 点击:

想着母亲拎着那柳叶般大小的鱼儿回家,一路上的暗自欢喜,想着一个下午母亲坐在春天单薄的阳光里,戴着老花镜,一一剔除那些残留在记忆中的菱形鱼刺,那又是怎样的小心翼翼。 穷不吃刀鱼。
  放在25年前,请我吃刀鱼,我是万万不感兴趣的。
  那年头我也就4岁孩童。别说刀鱼了,让我吃金子也不见得有多肥美鲜香。那年家境殷实的本家大伯家建了新屋,按照旧习俗,要好好操办一趟。刚巧三月初,大伯款待亲友,桌席上便有道菜,清蒸刀鱼。堂哥自小得宠,熟练的夹下一大块鱼肉入口,须臾片刻,却只在口中吐出几根近似透明的菱形鱼刺,不无自豪的向满桌的穷亲戚们炫耀一番,这便是刀鱼的鱼刺了,不会吃刀鱼的人可要小心,别卡了嗓子。
  刀鱼在广大“鱼众”中有相当高的地位。一般我们老见到的鲫鱼鳊鱼,只是鱼里面的普通群众,白鱼银鱼就只能算是鱼里面的基层干部吧。这回宴席上的刀鱼,让桌上的一帮亲戚有点战栗。

  “春潮迷雾出刀鱼”,每年的刀鱼以镇江、靖江、江阴、张家港几个城市最为著名。我老家在泰兴的东南老镇广陵,与靖江一河之隔。清晨各家母亲至河边浣衣,都可以听到对岸浣洗衣物的水声。虽临近这几个城市,却因家境贫寒,对刀鱼的印象也不过桌上堂哥吐出的几个鱼刺。
  我曾经听说过稍微将就点的人家会用大头针将刀鱼固定在锅盖上,蒸到一定程度,鱼肉掉落下来,锅盖上只有一条骨头了,那鱼肉浸在汤汁中,晶莹剔透。而我因少时堂哥的这一番刀鱼刺的话,竟忍不住揣测此种烹饪之法,是否可以将刀鱼鱼刺能一举剔除呢?
  2010年是我人生中最低谷的一个阶段。成天陪着客户吃饭喝酒拉订单,折腾到胃都坏掉了。
  清明前宴请客户,刀鱼河豚鲥鱼长江三鲜,总免不了要选择两样尝尝。“肩耸乍惊雷,腮红新出水”。客户点名就是要来尝尝这野生的刀鱼是什么滋味。那天上桌的刀鱼两指宽有余,上笼清蒸,原汁原味,仅在出锅前淋几滴酱油,用青花瓷盘端上桌,鱼香四溢。鱼肉近似透明,柔若无骨,客户频频下箸,直赞美味。我和其他几个作陪的也就象征性的用筷子沾沾汤汁,其他尽数落入客户口中。吃完饭又安排了唱歌。折腾到了半夜,好不容易把合同敲定了,回到家中已是凌晨。多喝了点酒,早春陡峭的冷风吹的两只手直打哆嗦,半天没打开家门。
  门却吱呀开了,母亲披衣站在门口,嗔道:又是这么晚。看我无精打采,忙催促我去洗漱,转身进了厨房。
  洗漱完毕,母亲坐在餐厅,守着一碗热腾腾的清汤面,上面点缀着几抹葱翠,雾气氤氲。每次陪客户吃饭,唯唯诺诺,点头哈腰,满席的迂回包抄,精打细算,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喂饱自己。母亲柔声道:上午我去菜场,刚好看到有卖刀鱼,最后一条,小是小了点,想起来家中还从未买过刀鱼,你自小吃鱼便怕被刺卡着。我把刀鱼肉剔出来,和在面粉中做的面条。你过来尝尝。
  那真是精雕细刻的功夫和不露声色的鲜美啊。想着母亲拎着那柳叶般大小的鱼儿回家,一路上的暗自欢喜,想着一个下午母亲坐在春天单薄的阳光里,戴着老花镜,一一剔除那些残留在记忆中的菱形鱼刺,那又是怎样的小心翼翼。
穷不吃刀鱼。

相关热词搜索:刀鱼

上一篇:印象泰兴 “遇见美食,遇见你” 活动开始啦
下一篇:舌尖上的美味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