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食 > 正文


2018-05-03 10:35:15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梅耀颖 原创   评论:0 点击:

粯子粥太土,土得让太多每天喝它长大的人都不知这粯子二字该如何写,普通话该如何读;土得只要是出了三泰及周边地区,就很少有人知道这粯子为何物。
   粯子粥太土,土得让太多每天喝它长大的人都不知这粯子二字该如何写,普通话该如何读;土得只要是出了三泰及周边地区,就很少有人知道这粯子为何物。
    粯,音现。粯子者,大麦面也,灰白色。用粯子煮粥,其法易学:锅内放入适量清水,冷热均可,按各人喜好,可放入少许大米,待水开米烂,倒入事先调好的粯子糊,搅拌匀称,继续煮至粯子散发出浓郁的麦香,继而可加入少许食碱(碳酸钠),清甜可口的粯子粥即成。粯子粥成红色或浅褐色,爽口滑溜,营养丰富,四季均有,老少皆宜。
    每年春夏之交,农忙伊始,就该收大麦了。大麦不像小麦一般张扬,放眼望去,麦浪滚滚;也不似油菜般华丽,金黄的油菜花总爱乘着和煦的春风招蜂引蝶。家前屋后,沟边坎旁,或是在大田里挤出那么一小片地,洒几把大麦种,经过一冬的严寒,来年春天,最先成熟的总是大麦。因为是零散栽种,收割机是不屑到场的。乡亲们挥舞着镰刀,面朝黄土背朝天,用不多时就能把自家的大麦全收回来。麦籽打下来以后,如果天公作美,赏几个艳阳天,晒干了,就能碾出新粯子了。而此时,正好赶上农忙的高潮。春末夏初的小村,早晨四点钟左右就有炊烟升起了。奶奶总会嘱咐大姑姑:“多煮点粯子粥,好带到田里去作二顿。”因为想少晒一点太阳,人们总等不及吃早饭就下地了。约莫七点钟前后,太阳开始发威了,地里的人们也该回家吃早饭了。此时的小村,从东到西,家家门前都是端着盛满粯子粥的大碗,或蹲着或站着的谈天说地的人们。各家各户都会在粥里放进不同的东西:或是山芋,或是糯米疙瘩,不一而足。吃完早饭,稍做休息,照例是用钢精锅盛上大半锅粥带到田头堤埂去。干活累了,渴了,倒上一碗粯子粥,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几口就全灌进肚里去了,那一个爽,才是透心凉呢!

    泰兴人爱喝粯子粥,尤其是夏天更爱喝。每到夏天的中午,女人们多半是不爱吃米饭的,她们更爱的是早上吃剩的冷粯子粥。一碗冷粥,一碟毛豆米炒大椒,就觉得是无上的美味。妈妈常说,粯子粥不仅是一碗粥,也是上好的天然绿色饮料,燥热的夏天,喝一大口冷粥,能从口里凉到心里,即解了渴,又止了饿,岂不强似那碳酸饮料,越喝越渴不说,还添加了防腐剂。妈妈又说,那年奶奶为了攒钱供她上学,就着萝卜干,整整喝了十八天的粯子粥,没吃一口像样的小菜。边喝粥,边说着这些话,不知不觉妈妈已经把昨天吃剩的菜全部消灭了。“喝了一碗冷粥,心里舒服多了。”妈妈收碗的时候总爱这么说。我却不觉得有什么舒服的,心里老想,这粯子粥有什么好喝的,淡而无味的,哪有那添了辣椒加了醋的热腾腾的汤面好吃呢?所以,每次,妈妈问我吃什么,我总会说随便吧,只要不是粯子粥。妈妈却说我是粯子粥喂大的。我一出生就身体不好,医生说是腹胀,妈妈就不敢给我多吃。看着我奄奄一息的样子,奶奶毅然把我带回乡下,硬是用古老的粯子粥一口一口的把我喂胖了。说起来,粯子粥竟可说是我的救命粥了。
    虽然不爱喝粯子粥,我倒是喜欢吃锅边的那一层薄膜。乡下方言,粯子又叫糁(音散)儿,那一层膜自然就叫糁膜了。记得小时候,奶奶总穿一件深蓝色的大襟衫,系一条灰蓝色的围裙站在锅边洗碗,阳光透过窗户照着她的银丝闪闪发亮。每次她把糁膜铲到勺子里的时候都会喊:“耀哎――,来吃糁膜咯。”我跑到奶奶身边去,顾不得洗去手上的黑泥,就把糁膜塞进嘴里了。糁膜真香啊!淡淡的谷香像锅巴的味道,却不似锅巴那般坚硬,咬在嘴里脆脆的,还没使劲就已经嚼碎了,满嘴里都是糁膜的干香味。
    不只是家乡人爱喝粯子粥,异乡的游子也总不能忘记粯子粥。记得在南京上大专的时候,有一次在姑奶奶家吃饭,姑奶奶说今天吃糁儿粥,我一听这话就笑了:“您还会煮糁儿粥?”“怎么不会?我不是苏北人?”姑奶奶自小随我爷爷在南京读书,从此一直旅居异乡,如今已是古稀老人,却还能做出一锅纯正的粯子粥,谁能说这不是一种故乡情结呢? 
    只是奇怪,今年夏天,我也突然喜欢上了粯子粥,喜欢一碗粥,一碟小菜或是一只咸鸭蛋的感觉。该是与年龄有关吧?真正是人到中年了,早已没有了年少时候的轻狂,时间磨去了生命的棱角,也让人学会了淡定。境由心生,我的口味竟也变了,虽然还不忘酸酸辣辣的热汤面,倒也时时想起淡淡谷香的粯子粥。某天晚上,就着一盘青毛豆,不知不觉中竟喝了两碗粯子粥而意犹未尽。
    终于明白为什么在餐饮业日益繁荣的今天,古老的粯子粥也能悄悄登上大雅之堂。即便是在豪华的盛宴上,一番杯碟交错之后,末了总会有人提出“来点粯子粥吧”。是人们心灵深处渴望返璞归真吧?人们贪恋珍馔异肴,却又说再好吃的山珍海味也有吃腻的时候,可是泰兴人喝粯子粥却是没有生厌的时候。三泰大地上,从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农人到腰缠万贯,一掷千金的富商,从莽莽鲁夫到绉绉文人,谁不是在粯子粥的哺育下长大的呢?粯子粥像母亲的乳汁,滋养着三泰儿女,而三泰人也总会把粯子粥记忆在浮云世事的最深处。曲终人散,静悄悄喝一碗粯子粥,便会有一种回归的感觉,像是小时候躺在母亲的怀抱,那么踏实,那么安全。
    粯子粥,实在是母亲粥,家乡粥。

相关热词搜索:粯子粥

上一篇:儿时的记忆——摊烧饼
下一篇:乡味四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