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食 > 正文

一缕暗香诉流年
2018-06-01 10:21:2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如今,某个夏夜,我也会拿起小锤,听着白果们裂开的噼啪声,再做上几碗白果腐竹糖水,看着璀璨星空,温存旧日的时光。
  “秋天到了,蝴蝶已经死了的时候,你的碧叶要翻成金黄,而且又会飞出满园的蝴蝶。”这是郭沫若先生对银杏的歌咏。银杏是属于秋天的植物,诸多表现秋日的画面里总也少不了银杏的角色。记得郁达夫先生曾在《故都的秋》中这样描述银杏:“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这样的安宁静好,即便是一个人也不会寂寞。而银杏果实也恰好在此安宁静好中成熟,成为秋季应季食材之一,这果实俗称为白果。
   或许在银杏之乡的泰兴,白果并不是什么稀罕的食物,但对于远在千里之外的广东来说,好的白果却并不常见。
我本不是泰兴人,由于自己的浅薄见识,活了20余年也从未听闻这个地方,能知晓这座古城还是缘于母亲做的糖水。
   每逢炎炎夏日,母亲最爱做白果腐竹糖水。这样的糖水在爸爸妈妈还年轻,爷爷奶奶还尚在的时候,就那样随随便便,任意夏日的一个夜晚,自然而然地出现。其实这样的糖水在广东来说也并不新鲜,每逢夏日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上几次,但母亲做的糖水却在白果的选择上有所特别。她总爱让我去东桥边一家店铺买白果,几年下来总是如此。
   经营这家店铺的是一位老伯,不过令我惊奇的是这位老伯并不是广东人,每次我去买白果时总要费些力气向他解释我要买多少。但即便如此我也很乐意去,只因每次去时老伯都会给我吃些他从家乡带的烧饼。这烧饼不同于我在家常吃的杏仁饼,色泽金黄,香酥可口,不油不腻,一口下去满是桂花香,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烧饼叫黄桥烧饼,老伯的家乡叫泰兴。

   渐渐地我明白母亲为何独爱老伯家的白果,或许是因为他家的白果吃起来总有一缕暗香。那种香味并不像蒜香那么浓郁,那么容易辨别,甚至还有些苦涩。但当在口中细细咀嚼之后,一股甘甜回味上来,你仿佛能闻到一缕淡淡的幽香,或许这就是泰兴白果区别于其他白果最为独特的气息。
   当我慢慢长大,我渐渐发现,最易打动自己的,不是山珍,不是海馐,不是那些名贵食材,只是一些看似普通却倍感温馨的食物。
就如同腐竹清新的味道,白果绵软的口感,当然最好再加上一只溏心的鸡蛋,和上冰糖,清甜滋润,甜入心菲。
   据说,白果自宋朝以来便一直是向皇家进贡的贡品,李时珍也曾在《本草纲目》中着重提及过此物,在老伯身上我更看出白果是泰兴人念念不忘的寄托。
可在我家,吃白果腐竹糖水的夜晚是普普通通的,和其他的夜晚没什么区别。
是的,现在的白果是很普通的,在广东,白果可以做成白果腐竹糖水,也可以做白果猪肚胡椒汤,也可以做成白果粥,还有白果腐竹炆水鸭,此时的白果早已没有古时那么稀罕。
   自然,这些菜也可以不放白果,只是没有了白果的糖水,没有了白果的猪肚汤,没有了白果的蛋花粥……吃起来便总觉欠缺了什么。
加了白果之后,无论是烧鸡、炖鸭还是烧肉,菜肴的味道都会变得特别醇厚,白果还可以消除油腻感,使人食欲大增,而老伯家的白果似乎在这醇厚的基础上又多了几分柔顺的口感。
只有吃过白果的人才知道,那软糯之中带些微苦的味道,可谓苦中美味,那微苦之后的回甘真是令人百吃不腻。
   后来老伯离开了东桥,不知去向何处,而我却一直怀念他家的烧饼和白果。虽然后来也曾去别处买过白果,却再也闻不到那缕淡淡的暗香。
   如今,某个夏夜,我也会拿起小锤,听着白果们裂开的噼啪声,再做上几碗白果腐竹糖水,看着璀璨星空,温存旧日的时光。

相关热词搜索:暗香 流年

上一篇:锅巴粥里的幸福味道
下一篇:端午,来场和美食的相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