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食 > 正文

家乡的粥谣
2018-07-06 08:43:28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钱汉文 原创   评论:0 点击:

泰兴人永远不会抛弃粯子粥,而与此匹配的“粥谣”也一定会与时俱进,不断更新换代下去。
         比共和国小三岁的作者,和泰州地区的同龄人差不多,其“粥瘾”不亚于父辈乃至祖辈。不信,请看吾自幼至今所录家乡的部分粥谣便可晓得。
   儿时赶上“总路线,大跃进,跑步跨进共产主义!”的运动,各家各户的锅灶全部扒光统一吃食堂。可惜好饭好菜只吃了两三天,以后就是粯子粥“当家”了,当时流行的关于“粯子粥”的粥谣很多, 试举几例:
    其一,吃食堂,喝的粥影汤,灌得伸颈项;
    其二,甄子前头排成队,三头五碗不喊够;
    其三,三大碗,六铜勺,嘴里还喊不欲着;
    其四,出了食堂就尿尿(suī),食堂门口排尿沟;
    其五,食堂食堂,灌的影汤,出了食堂,走了三步,尿了九丈,裤子扯不及,尿在大腿上。
    ……
    三年自然灾害以后,人们的生活在艰难中略有改善,粥也略微“厚实”一点,有时还可以放点“打底粮”、“搅锅米”。这时的“粥谣”也随着粥的变化而变化:
    粯子粥,米搅锅,肚子吃得着地拖。
    粯子粥,米打底,碗都吃得不要洗。
    番芋粥,萝卜茶,肚子吃得饱刳刳。
    ……
    然而,一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使变得厚实一点的粥又停滞下来了。为了应付“人多力量大”而大量出生的人口压力,婆婆妈妈们发挥了她们的聪明才智,在粥上做起了文章,用“粮食不足瓜菜代”的方法来开发了“菜酸粥、面酸粥、米酸粥、萝卜粥、番瓜汤”等等新产品。
    当时,我们这些“半桩子,饭缸子”和哺乳期“奶壳子,吃一罱泥驳子”的妇女们一直处于“半饥饿状态”。

    因此,“粯子粥,不经饥,番芋、萝卜垫垫底”、“跨条墒口爬个坎,刚丢碗又加两碗”的粥谣便应运而生。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粥在政治活动中也派上了用场,“烧上一锅粥,贴满几间屋”。(贴大字报)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自从“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以后,家乡和全国各地一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生了孩子送米粥”、“豆腐捣捣绒搭粥”开始向“六大碗”、“八大盆”转变,进而婚丧嫁娶讲究“几个冷盘、几个热炒、几个汤菜、几个烧菜、几个点心、几个水果……”
    同样的天,同样的地,同样的太阳照,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是耐人寻味呀!
    可是,物极必反。二十几年的大鱼大肉造就了无数“大腹便便”的胖墩子,也造就了大量“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患者,这时连“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人也“蓦然回首”,思念祖传的粯子粥来了。
    社会上流行的“小米粥、小豆粥、绿豆粥、黑米粥”可见一斑,当然也有同档的粥谣流行:“燕麦粥,降血脂,血脂高了不用医”,“粥煮莲子和黑米,皮肤嫩白赛西施”等等,不一枚举……
    作者相信,泰兴人永远不会抛弃粯子粥,而与此匹配的“粥谣”也一定会与时俱进,不断更新换代下去。
                                      2014年作于“杏园草堂”

相关热词搜索:家乡

上一篇:我的“扁食”记忆
下一篇:粯子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