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食 > 正文

沁齿酸梅暑日凉
2019-09-25 10:04:42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文/李梅   评论:0 点击:

炎炎夏日,口干舌燥,此时若能是喝上一杯酸梅汤,冰镇的,那真是快乐无比。
  炎炎夏日,口干舌燥,此时若能是喝上一杯酸梅汤,冰镇的,那真是快乐无比。突然想起《水浒传》和《金瓶梅》中,西门庆好像喝过酸梅汤,翻开一看,果真如此。这说明早在宋元明时期,人们不但能喝上酸梅汤了,而且还是冰镇的。   
  在《水浒传》第二十四回,西门庆二进王婆的茶坊时,王婆就给西门庆点了个“梅汤”,而且西门庆还让王婆“多加点酸”。连这一个内心龌龊,行为鄙俗的市井小民都能卖上酸梅汤,可见酸梅汤在当时的普及之广。   
  可能是春末夏初,天气不太热的缘故,西门庆此时喝的酸梅汤并不是冰镇的。《金瓶梅》第二十九回,西门庆在家中喝的酸梅汤,就已经是冰镇的了,因为此时六月初四,正值盛夏,而且还是日午,“西门庆吩咐(来安儿):‘到后边对你春梅姐说,有梅汤提一壶来我吃。’……春梅由冷盆内倒了一瓯儿梅汤,与西门庆呷了一口,湃骨之凉,透心沁齿,如甘露洒心一般”。   
  也许,今天的酸梅汤并不稀罕,但在没有冰箱冰柜等制冷设备的古代,能喝上冰镇酸梅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只能是像西门庆这样的富贵官宦之家才能消费得起,普通老百姓是望尘莫及的。虽然我国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周时期,就已经有冬贮夏用的藏冰方法了,但“凌人掌冰,以供祭祀、礼宾客”,那必定是只有宫廷才能享受得到的,即使以后普及了,也只有达官贵人和名门望族才能享受得起。如清顺治八年(1651年),孔府支出账册上,就有“五六月份,轿夫上兖州府送冰三次,出动轿夫十六名”的记载。宋朝虽然已经有“冰棒”在集市上出售了,但老百姓依然无力消费。   
  酸梅汤的原料除了乌梅外,还有不少辅助材料。魏子云先生在《金瓶梅词话注释》中就曾经介绍过酸梅汤的制作方法:“北人每以酸梅配冰糖熬之,调以玫瑰、桂花等香味,加冰镇之,谓之冰镇酸梅汤。此说‘王婆做了个梅汤’,当系据已成的材料调和而成。而且这时尚为暮春季节,还不是喝冰镇酸梅汤的时际。”《金瓶梅》中王婆做酸梅汤的细节和文字,与《水浒传》中完全一致,应是抄袭。   
  《居家必用事类全集》更把酸梅汤的制作方法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乌梅洗净捣烂,水煮滚,入红糖,使酸甘得宜,水内泡冷。暑月饮之甚妙。”乌梅性平味酸,具有敛肺、涩肠、生津、安蛔的功能,理所当然是消夏防暑的妙品,是皇帝消暑解渴的佳饮。   
  创建于清乾隆年间的信远斋,制作酸梅汤的配方就来自清宫的御膳房,所以有“清宫弄宝,御制乌梅汤”的美称。信远斋制作酸梅汤的主要原料除了乌梅外,还有桂花、冰糖和蜜等。这种原料制出的酸梅汤色泽金黄,甜中带酸,汁浓挂碗,那一种浓浓的桂花香更是沁人心脾。鲁迅、老舍、齐白石、张大千、梅兰芳、马连良等文化名流都是信远斋的常客,张学良将军也曾光顾过信远斋,就连末代皇帝溥仪,在伪满洲国登基后,派人到信远斋采购京味蜜果时,还顺便捎带一些酸梅汤呢。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让人心动的美食魔力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