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人 > 正文

父亲
2017-02-11 10:39: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新年又将至,思念如风,吹过惠的心迹,指尖冒出的微凉,好像穿过千山万水向在他乡的父亲寄送惠的祝福。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新年又将至,思念如风,吹过惠的心迹,指尖冒出的微凉,好像穿过千山万水向在他乡的父亲寄送惠的祝福。
 

父亲离开这个家已经有一年多了,一年来惠和家人的生活失去了一切快乐,尤其母亲变得少言寡语,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看上去老了许多。
 

记得,父亲走的时候,只留下一张纸条说:“要出去走走”。父亲的举动,如同晴天霹雷,让惠哥哥姐姐措手不及,就连母亲也感到十分震惊,全家人惊呆了!这一走就是一年多……
 

那天,父亲同往常一样早早起了床,给牛添加了草料,在院子里忙乎着。唯一不同的是让母亲给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可这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父亲总是想自己换的时候就会让母亲给他洗,所以母亲也就习惯了父亲,从不主动叫父亲换洗衣服。

多少年来,父亲有个习惯,经常早上要去邻居家串串门,常常饭菜凉了才回来,大家已习以为常。可是那天等得太久了,母亲似乎意识到什么,让惠和哥哥姐姐先吃,她自己去村子里找父亲,可没有找到。这时,惠才预感到发生了什么,惠立即跑回屋,在惠的写字桌上找到了一张纸条,看着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字“孩子妈,我想出去走走,你们别担心我。”惠的脑袋顿时闷了。
 

风,轻轻地从窗户刮进来,撩动着那张纸条,它借助风力不停地在桌子上舞动着。它们并不知道到这个家正在承受什么,也永远都不会知道,只顾自己嬉戏玩耍。  
 

母亲一屁股坐在窗边的凳子上好久没有起来,手里捏着那张纸条,两眼呆呆地望着外面,望着那条通向村外的路。可是母亲始终没有在惠和哥哥姐姐面前掉过一滴泪,母亲一向是个很坚强的女人。然而没有眼泪,没有哭喊声,更让她和哥哥姐姐担心、害怕母亲也有个闪失。

初秋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洒在身上,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反而,在阳光的衬托下,已有白发的母亲显得更加苍老憔悴!  
 

惠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出走,也找不到任何他走得理由。也不敢细细去问询母亲,只是劝着母亲,安慰着她的心。  
 

惠和哥哥、姐姐开始四处寻找父亲的下落,亲戚家、父亲的朋友家都找遍了,但一无所获!  
 

父亲走后的第三个晚上,夜出奇的寂静,隐隐约约从母亲房间传出抽泣声,躺在床上的惠如背刺尖刀,难以入睡。惠来到桌旁,静静地坐下来,看着那张纸条,努力地想从那字里行间找到答案。朦朦胧胧中,想起了父亲的从前。  
    在惠还上学的时候,父亲是个工头,每天领着一帮兄弟风里来雨里去,穿梭在工地。他的勤劳实干换来了收获,家里的生活在父亲的辛勤劳动下渐渐好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富裕了,母亲开始喜欢打扮,不再为钱而愁眉不展,惠们也不再为一元钱而吵闹。一家六口,过上了舒心的日子。看到这样,父亲常常为自己自豪,不时地拍拍胸膛,对惠说:“怎么样?你老爸还可以吧?”惠也经常因父亲而感到骄傲。尽管他很累,可他却说:看到自己的“战果”,感到很快乐!也正因父亲工作的特殊,无暇顾及惠和哥姐的成长,让哥哥养成了赌博的臭毛病。输一次,就从家拿一次钱。在后来,已是一发不可收拾。当时,日子也还算过得不错,家里都以为没有什么大不了,根本没有想父亲的辛苦,父亲的期望!仔细想来,每一次父亲的叹息,有多少无奈。现在才明白:这也许是父亲一生最遗憾的,也是他心中永藏的一块心病!

两个月后,惠收到了父亲的信,才知道父亲去了北京,在一家建筑工地找到了工作。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了父亲的兴奋与自信,还有那股浑身使不完的干劲。至于在外面吃了多少苦,父亲只字未提。
 

一年多了,惠只在电话里听过父亲的声音,他不让家里人去看他,也不说具体做什么,只说一切都很好。惠怕再伤害父亲的自尊,谁都去看过父亲,但惠和母亲多么希望父亲能早点回来,毕竟年纪大了,实在不放心!
 

月如镜,抬头凝望,惠似乎看到了父亲在月中的身影。思念的风溶解在月色的水中,带着惠的真心,传递给远乡的父亲,期盼新年能够与父亲团聚,拥抱父亲,告诉他:爸爸,我们都爱您! 

相关热词搜索:父亲

上一篇:我的母亲
下一篇:有一美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