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人 > 正文

外公的军旅生涯
2018-06-01 10:17:13   来源:   评论:0 点击: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虽然外公早已脱下军装,但我一直相信他们这一代革命军人的战斗意志和精神一定会传承下去,直到永远。
   我对军人一直怀着无比崇敬之情,这种情结是在我记事时就一直存在的。我依稀还记得,小时候我经常会穿起外公的制服来扮演解放军,扛着木枪,戴着军帽,仿佛自己已是个得胜的将军。
   我的外公曾经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解放军战士,从军十多年,虽没立过赫赫战功,但也算得上恪尽职守;虽没参加过大型战役,但也当过哨兵,抓过特务,扛过炮弹。因此在我心中,外公一直是我最崇拜的偶像。受到外公的影响,从小我就无比向往军队,曾经我也无比渴望能成为解放军队伍中的一员,虽然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未能达成心愿,但军人意志和精神却早已扎根我的心里。
   外公是16岁入伍的,那时大概是1957年左右。据他回忆当时的中国还处在非常紧张的战备状态,因此军队的招兵依然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那时的老百姓对于参加解放军有着无比高涨的热情,家中如果有位穿军装的,那真是觉得无比自豪。我的外公当然也不例外,在听说解放军在村里征兵时,第一时间就挥舞着手报了名。对于为什么要参军,听了外公的叙述我总结大概是有三个原因,一就是对解放军的崇拜;二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作为老大的他要给家里减轻负担;而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解放军救过他的命,他要回报国家。说到解放军救他命这件事,就不得不说起一个小故事了。
   大概是1941年左右,那时的中国还正处于抗日战争期间。那时我军刚对日军进行了百团大战,而日军针对此行动展开疯狂反扑。当时日军对整个盐城市各乡镇都进行了大规模扫荡,所到之处大开杀戒,城中百姓纷纷四处逃难。那时我的太姥姥也就是我外公的母亲也抱着年仅一岁的外公开始逃难。一路之上,日本人一直对逃难的难民围追堵截,毫无人性地追杀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数不清的人倒在逃难的路上。当时太姥姥抱着外公跟着难民队伍逃至一条河边,刚以为已经逃过日本人的追杀,却发现日本人开着汽车从远处追了过来。后方是来势汹汹的日本兵,前方又是布满淤泥不知深浅的大河,顿时所有人都绝望了。就在大家准备冒死渡河之际,突然从河对岸驶来几条草船,上面尽是穿灰军装的新四军战士,他们顶着敌人的火力掩护老百姓成功撤退。原来新四军的首长们知道日本人会对镇里的老百姓进行扫荡,于是派出部队到各交通要道接应老百姓撤退,正好遇上了太姥姥她们这支难民队伍。这个故事是太姥姥讲给外公听的,现在外公又传述给了我,我想以后我也一定会向我的孩子讲的。
   就这样外公对于共产党对于新四军一直怀着浓浓的感恩之情,于是在解放军招兵之时他才会义无反顾地加入部队。外公自踏上军旅的那一天起,他的眼里就充满着阳光,十几年的光阴,耳畔早已习惯了嘹亮的军号声。他热爱绿色的军营,热爱直线加方块的军旅生活,是军队改变了他的人生,给了他许多宝贵的东西,特别是一个军人的追求、意志和品格。外公总是跟我说,是军队这所大学校培养锻炼了他,是部队让他学到了文化,得到了成长,是军队给予了他第二生命。
   外公一路摸爬滚打,从一个小列兵到后来的排长、连长、指导员。
   在外公给我讲述的他的军旅事迹中,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他当哨兵时的那段经历。外公说那是他从军十几年最难熬的一段时期,但也正是那段经历才让他真正蜕变成一个合格的军人。那时的站岗放哨不同于现在,因为外公当时所在的队伍任务是驻守海岛,因此条件相当简陋。他们的营房外没有铁丝网只有几堆小土墙作为掩护,哨塔也是用一些木头搭成的,塔上连个大探照灯都没有,哨兵只能用自己的肉眼和耳朵去观察。那时虽然全中国已经解放,但敌人的特务活动依然非常猖獗,而外公他们驻守的海岛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型中转站,放着一部分战略物资,因此每晚的放哨也需格外的谨慎。由于外公所在连队都是些入伍几年的老兵,有作战经验,所以放哨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到了他们身上。很快放哨的任务也轮到了外公,虽说已是参军几年的老兵,但这种岛上放哨还是第一回。海岛的站岗放哨不同于寻常,岛边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并且常有雾气,能见度相对较低,敌人比较容易潜伏上岸,因此外公在站岗时也是格外地上心。
   据外公回忆,站岗的前两天还算平静,但到了第三天半夜却发生了一些情况。当时外公刚从哨塔上下来到在山边巡逻,巡视了一圈后正准备回去时却突然发现岸边礁石堆好像有几个黑影在挪动。本来外公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正准备下山仔细查看时,一颗子弹嗖的一声擦过左手,当时外公也来不及包扎,赶忙开枪朝天示警。后来其他站岗的战友纷纷赶到,他们就着工事开始阻击敌人,成功地将这群特务击毙。打扫战场时外公他们发现有一名特务身上竟然还带了炸药包,如若不是大家行动及时,恐怕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直到战事完毕,外公才来得及查看伤口,在包扎伤口时发现自己的左手已被子弹打出一个凹痕,鲜血淋漓,直到今天外公手上的伤痕仍然清晰可见。
   不过在外公心里这都不算什么,在他们那代的军人眼里,流血牺牲义不容辞,这些是身为解放军应该做的。他最庆幸的是他尽到了哨兵应尽的职责,成功地守护了全营的安全。
   其实外公的军旅生涯对比那些战斗英雄的光辉事迹显得很微不足道,同样的经历同样的人在庞大的解放军部队中或许数不胜数。但对于我而言,有一个身为军人的外公是我一生的荣幸。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虽然外公早已脱下军装,但我一直相信他们这一代革命军人的战斗意志和精神一定会传承下去,直到永远。

相关热词搜索:军旅 外公 生涯

上一篇:又见芳华
下一篇:花朵中的泪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