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景 > 正文

那座桥,那条河
2018-05-03 11:35:07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海子   评论:0 点击:

记忆是从一座桥开始的。
   记忆是从一座桥开始的。
   据老人讲,这座桥是上世纪70年代初建造的,正是我出生的当儿。桥是石头水泥桥,东西走向,长30多米, 3米多宽,桥面两侧有栏杆,横栏、竖杆中嵌一半月形的弧,简约而不简单,很像语文书里描述的赵州桥那样,也是一座拱桥,下面没有桥墩,只有一个拱形的大桥洞,横跨在河面上。大桥洞顶的左右两边,各有三个不同大小的桥洞。
   这样造型独特的拱桥,在方圆几里的周边村庄是不多见的。据说,造这座桥还费了一些波折。因此,人们希望这是通往好日子的桥梁,就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幸福桥,涵义自是不言而喻。

   桥下的河南北流淌,不太宽,但很长,向南望不见头,向北望不见尾,年幼的我不知道它流到哪里,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我家住桥东,门前有条南河,这条河我们便呼作西河。后来才知道,这条河叫浩堡中沟,原先是几个不连续的小河沟,因为“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不兴修水利就不能旱涝保收,所以,71年挖土拓宽,疏浚整治,南通如泰运河,北接东姜黄河,流到古镇黄桥街上,再一直流到滔滔的长江中。
   其实,我更愿意叫她幸福河,水系贯通,能引能灌,能挡能航,能降能排,遇旱有水,遇涝能排。这是我们的母亲河,是我们的生命之源。有了水,才有了村庄,才有了人们的安居乐业。庄上5、6、7三个队的乡亲们依河而居,同饮一河水。“美不美,故乡水”多少含有感恩的意思,不过,这水确实清澈,碧绿似翡翠,清亮如明镜——静得让你感觉不到它在流动,清得可以看见水底的游鱼、水草,绿得仿佛一块莹润的碧玉,那是灵魂的颜色,在我们的心头荡漾。
   河岸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水凳(水码头),有的是用粗细不一的树桩子搭的,有的是用豁了角的水泥板架的。每当晨光熹微,河面水汽缭绕,小河在乡亲们有节奏的槌衣声、挑水的号子声中,苏醒了,揭开了朦胧的面纱……
   河两边坡上,水脚边,菖蒲、水葱、野茭白、茨菰、水芹……自然更替。小时候,每  到夏天,就去小河边摘下红艳艳的蒲棒,晒干后,留作夜晚点燃驱蚊赶蝇,那袅袅轻烟,裹挟着阵阵清香,童年的夏日便有了丝丝凉意。那遍及整个河坡最多的是芦竹,翠绿欲滴的叶片相挽相牵,挺拔修长的茎杆相依相偎,很是壮观。阵风吹来,嫩绿色细长叶片发出如鼓掌般的欢迎声,用它来吹哨子,清脆悠扬。
   这座桥,这条河,自然成了我们儿时的娱乐场所。那时一放暑假,顾不得烈日炎炎,就带上自制的鱼钩、鱼竿去幸福桥上垂钓。这时,清冽的河水里,鲜活的鲤鱼追逐嬉戏,肥嫩的虾蟹悠游自得,挠得我们心痒痒的,于是,装钩甩竿,鱼儿咬钩的动静一览无余,用不了多久,水桶里便鱼欢水溅。

   有时天热得受不了,胆儿大的小伙伴,便站上桥栏杆,来个“高空跳水”,有张开双臂,鱼跃入水的;有双脚并拢,直插入水的……只听见“噗通” “哗啦”……如饺子下锅,水花四溅。然后游上岸来,如此循环往复。我的胆儿小,自是不敢的,羡慕之余,也下河冲冲凉,然后来到芦竹边的阴凉处摸摸河螺,踩踩河蚌;累了,便钻桥洞,抓螺,挑冰棍,飘洋画,掼掼炮……玩得不亦乐乎!
   夜晚呢,这里成了我们乘凉的好去处。大人们坐在桥栏杆上,手摇蒲扇,伴随着青蛙的哇哩哇啦、纺音盒子(蝈蝈)的呢喃细语,天南海北,胡诌神侃;我们小孩子可耐不住性子,追逐着皓如繁星的萤火虫,遛来窜去,乐此不疲。然后,捉几只带回去,放到蚊帐里,一闪一闪亮晶晶,充满了诗意。
   还有更热闹的时候。艳阳还在西天,桥下来了一条丫子船(渔船),船不大,又窄又长。七八只灰黑色的丫子站在船舷上,精神抖擞,很有阵势。这丫子,学名鸬鹚,又称鱼鹰。由于其口腔里没有牙齿,嘴大,末端稍曲,上嘴端曲而尖,钩住鱼后如同钳子钳住一样,鱼怎么也逃不掉。只见,打鱼人拿竹篙向船舷一抹,这些丫子就劈劈啪啪,纷纷跃入水里。河面顿时失去了平静,荡起一圈圈粼粼的波纹,如散金碎银。不多一会儿,就有丫子钻出水面,跳上渔船,嘴里叼着一条鲫鱼,那鲫鱼还在扎蹦。渔人一把抓住丫子的脖子,把鲫鱼卸下扔进船里,又把丫子甩进水里。丫子不断地跳上渔船,渔人快忙不过来了。
   每到秋天,父亲总要把作用不大的枯木、山芋藤、瓜藤等杂树杂草抛入河中,俗称焐丛子。入冬以后,水中各种杂鱼聚居其中“取暖”。待腊月岁底,围网捕鱼,大的丛子可捞上百斤,小的也有十几斤,一家人过年足足有余了。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经济发展,环境改变,这条河变浑了;河上的幸福桥由于不堪重负,坍塌了。2002年又重修了一座桥,变成普通的水泥桥,就再也找不到老拱桥的风采了。

相关热词搜索:那座桥,那条河

上一篇:马年说说洗马池
下一篇:“泰兴花鼓”里飞出“丰收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