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景 > 正文

梧桐树上的夏天
2018-05-05 10:12:12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郭雪强   评论:0 点击:

童年的夏天,是在梧桐树上度过的。
    童年的夏天,是在梧桐树上度过的。
    老家院子里影壁墙的后面有一棵梧桐树,不记得用了几年时间,总之,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它长得又高又粗,像一柄撑开的大伞遮住了半个院子,每逢盛夏,枝叶繁茂,为我们一家提供纳凉之处。通常,午饭和晚饭时光就是在树荫下度过的,温馨,幽静,美好。
    属于全家的这棵梧桐树,在那时的我看来俨然自己的伙伴。傍晚放了学,一进家门就丢下书包,拿出自己用窗纱制作的捕蝉网,噌噌噌爬上房顶,去逮梧桐树上酣叫的蝉。夏天是蝉的节日,大约自知生命短暂,它们贪婪地占据了白天所有的时间用来狂欢,而梧桐树的树汁也许是最美味的,它们趴在枝叶间一边高歌一边吮吸汁液,好不快活。梧桐树既像一个舞台又像一个巨大的食物,蝉们在它身上近似放肆地享受着,梧桐树非但没有拒绝,似乎还很乐意,聆听着,欢喜着。而我对蝉鸣并无多大兴趣,甚至觉得有些聒噪,捕蝉也仅仅是体验捕的乐趣。欢唱中的蝉并没有忘乎所以,仍旧十分警觉,这一点令人钦佩。有时候我的网距离它们还有十几公分,就在我屏住呼吸准备快速出击之际,聪明的家伙倏地展翅高飞,逃之夭夭了,我只好寻找新的目标。有的蝉明明感觉到危机,却囿于贪婪的本性,不幸被我逮进网中。旁边不远处的另一位,似乎有所察觉,赶紧压低嗓音,停顿片刻后,许是觉得气氛不妙,恋恋不舍地飞掉了。

    除了捕蝉,梧桐树还给我提供了一个绝妙的休闲乐园。就在高过房顶半米处,有别于主干的三根粗枝分别伸向三个方向,它们不约而同地向远处伸而没有向高处伸,自然而然地形成一张稳固而平坦的“床”,这张“床”足以容纳下我的大半个身体。这个地方高过了房顶,却仅仅是整个树身一半的位置,躺在这里既能享受阴凉,又让人恍惚觉得与世隔绝,高处不胜寒。所以,爱读书的我总会倚着“床”头读书,打瞌睡。不必为我担心,睡觉时因为没有任意翻身的毛病,断然不会摔下去的。现在你知道了吧,为什么我说我的夏天是在梧桐树上度过的。常常是在午间,大人们都睡了,我拿了一本闲书上树,在“床”上看一会儿书,发一会儿呆。这儿太适合发呆了,浓密的树叶遮住了烈日也遮住了酷热,蝉鸣听久了,耳朵已将它忽略,世界是安静的,是一个人的,思绪能跑得很远很远,远到天边。
    即便如此的天马行空,我也没有想到二十多年之后的今天,我仍会那么怀念童年的夏天,梧桐树上的夏天,它就像一朵淡蓝色的小花,散发着淡淡的芬芳,叫人心醉,令人心安。

相关热词搜索:梧桐

上一篇:葡萄架下是故乡
下一篇:河  流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