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景 > 正文

河  流
2018-05-05 10:27:32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作者:路来森 原创   评论:0 点击:

河水汤汤,一条河在流淌。
    河水汤汤,一条河在流淌。
  水面,倒映着天空,天空记录下河流的影像。船帆,是河流的标点,标点过去,标点现在,也标点未来;鸥鸟,是河流的音符,每一次飞翔,每一声鸣叫,都是一次河流的吟唱;夹岸,草木葱郁,那青翠的颜色,为河流扎上最美的丝带。
  岸边,是村庄、树木、鳞次栉比的房屋。挑水的村姑,摇摇曳曳,摆动出一幅动感的画面,鬓角的那朵栀子花,芬芳出五月的明媚。岸边,还有青青的草地,草地上游弋的牛羊,洒下一朵朵天堂的吉祥。袅娜的炊烟,在黄昏里,流淌出熟透的饭香……

  一条河流,展现的,是一道温情的风景。
  勇往直前,义无反顾,似乎是一条河,永远的秉性。
  它可以弯曲,但不可以停止。弯曲成一道峡谷,氤氲成一片沼泽,冲积成一块平原,任何一种形式,都是一条河流的独特生命呈现。一条河流的最终归宿,是汇入或融合:小河汇入大河,大河径直融入大海。
  若然停止,就是生命的干涸,如此,一条河流,就只能风干成一道记忆。多少年后,或许,人们还会在干涸中,找到蚌壳,找到砂砾,找到沉积的河流记忆,于是,一条河,在记忆中苏醒、复活。
  
  一条河流,流淌的是水,也是时间,是文化、文明的基因。
  所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间如流水,正在每时每刻地流逝,而且,注定会一去不返。泗水微波,浮漾着孔子思想的涟漪。
  所以,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流水、时间,一切都在变化之中。每一滴流淌的水,都会成为时间流逝的注脚。
  女娲,抟黄土以造人,那黄土是否就是黄河岸边的黄土?也许,就是黄河造就了黄种人。屈子,行吟汨罗江畔,江水之上,荡漾着屈子沉痛的长吟,楚辞的河流,因之流淌不息。恒河沐浴,沐浴的是肉体,更是灵魂,于是,涤荡而出的,就是绵延不息的“恒河文明”。

  人,在一条河流中,看到了时间的意义,生命的意义,书写出文化、文明的意义。因而,一条河流,是自然的风景,也是思想的风景,文化、文明的风景。
  我们,感恩一条河流,敬畏一条河流。感恩,来自一条河流对人类的赋予、惠泽;敬畏,则来自我们对一条河流的未知,和对它的惠泽的应有的回报。
  匍匐在一条河流下,不是卑微,是应有的尊重。这,是人类该有的一种姿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梧桐树上的夏天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