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景 > 正文

忘不掉的故乡
2018-07-13 08:38:51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文/刘绍义   评论:0 点击:

太熟悉的地方,太熟悉的东西,真正写起来,往往无从下笔。几次想写写故乡,都因此而搁笔。
   太熟悉的地方,太熟悉的东西,真正写起来,往往无从下笔。几次想写写故乡,都因此而搁笔。
   如今的一座座小洋楼,怎么也勾不起心中的灵感。倒是那一排排小茅屋,唤起我魂牵梦绕的记忆。草房子,冬暖夏凉。虽不是鳞次栉比,却也是错落有致。谁家想盖几间草房子,左邻右舍一围堆,脱坯和泥,放线挖基,几个人拽起石夯,唱着夯歌:“哪个高哟,使劲敲哟;哪个凹呀,少打下呀…… ”说着笑着,地基打好了,平整又瓷实。土墙垒得又高又厚,屋草缮得又密又匀,七级地震不倒,八级地震不塌。
   那一年,街上一户人家失火,整个集上的人空巷出动。老的少的,男的女的,端盆的端盆,拎桶的拎桶。那场大火,硬是让人们用汗水和心劲扑灭的。
   麦季是人们一年中最忙的时候。麦黄黄时人心就痒了,大人小孩没有闲人,连树上的鸟都比平时勤快,“大嫂,大嫂,早起”,“麦秸垛垛,麦秸垛垛”,乌啦灰里,天不亮,鸟就叫。天一亮,那一望无边的麦子,早放倒了,割完了。没有收割机,全是大人小孩一镰一镰割的。

   打麦场上,两头黄牛拉一付青石磙。五爷拿根鞭子,一圈一圈碾着,一幅赏心悦目的田园风景画。
   如今的收割机,只不过是机械化程度的一种展览品。在人心里,没有了过去收麦时节那种历史的厚重感。
   孩子们最喜欢的还是下河洗澡,那时候河多水足,大小河都沟满河平。上午天热了,或者晚上下地回来,把从地里逮的几串蚂蚱和高粮杆子扎的蚰子(蝈蝈)笼往树杈上一挂,跳入河里洗个澡,舒服又痛快。凫水,打澎澎,一个猛子扎下去,老远老远才露出个小脑袋。塘沿河边,蒲苇丛生;河心沟中,菱藕连片。柳絮下成群结队的“窜条”(小鲢鱼),连人都不怕,你近了,它们“刷”一下潜入水皮,半秒钟不到,又露出一张张小嘴,密密麻麻,像风吹皱了河面。
   小男孩洗澡是不穿裤头的,洗足了,泡够了,站在太阳下,一个个拍着光屁股:“晾,晾,晾水干,你的不干我的干。”等身上没有水珠了,才穿上小裤头,一蹶一蹶跑回家去。
   当然,最高兴最盼望的还是过年。再穷再拮据,过年了,都要添身新衣服。蓝咔叽中山装,或是绿军装,再缝上四个兜,是孩子们的最爱。过了祭灶二十三后,家家户户都开始忙活了。男人赶集买蜡买炮请门神;妇女在家蒸馍煳肉炸丸子包饺子;小孩子拿着压岁钱买一盘盘鞭炮,一把把烟花 ,点着了往天上扔,往水里撇,往过往的自行车下撂。打着灯笼挨家挨户串门子,年五更不睡觉,等着拾炮,谁家炮响往谁家跑。那时的年比现在长多了,整个正月都是浓浓的年味。奔二月头了,见面打招呼,还说着“年”话。那年,过得真是有滋有味。
   要说热闹,还是逢单的集。我最爱去的地方,是集中心的一个大水塘边。这里有树有草有苇有洲子,水中赶集的人影映得一清二楚。大柳树下,唱战鼓书的几乎每集都到。那哑喉咙破嗓子,让人听着顺耳又舒心。刘瞎子来得最多,有时还来一两个女的唱,那声音更能绊住男人的脚。
   如今,我们都老了,但故乡没有老,故乡的记忆没有老。那记忆,刻骨铭心,无论多少年、多少代,都不会忘掉!

相关热词搜索:故乡

上一篇:裕昌祥布店
下一篇:乡村戏班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