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景 > 正文

东岳庙的香火
2018-07-13 08:47:00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文/西楼雪   评论:0 点击:

她却总是摇摇头:“那里没有关帝呀!”还会加上一句,“还是庙小好啊!”
   记忆中的东岳庙,似乎不能算一个庙。它位于黄桥镇北郊一条小河沟的边上,只是一间破旧的五架梁小屋,屋内供着一尊不甚伟岸的关帝圣君的塑像;香炉中常年不熄的烟火熏染,圣君像的彩塑有些昏暗斑驳,头上的流苏、手上的笏板也有些破损;香炉内星火点点,清烟袅袅;塑像旁木架上有一只陈旧的功德箱,箱内稀稀落落地搁着些毛票或硬币。没有庙祝,只有附近的人家不时整扫一下,庙里还算整齐干净。
   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东岳庙,庙小,历史却久,在镇上的东寺庙被砸毁前,就已存在了;名气也不小,听说对寻常百姓照应不少,故而香客众多,香火不绝。每逢初一、十五,周围村镇的居民都要去敬香,他们把这视为很神圣的事情,总是在前天晚上沐浴,第二天换上齐整的衣衫一大早就赶到庙里,敬香祈福,捐款捐物。
   那一年春节的清晨,由于我们刚结婚,在岳母的一再强调下,由我们陪她前去东岳庙敬香。那天天气寒冷,风也萧索,空中还飘着些雪花。我本想用自行车载着年逾六旬的岳母前往,但她不肯,说步行才能体现心诚,于是我们仨打着手电筒,踩着冰冻的小路小心前往。
   走进东岳庙,才知道来晚了,香客们已排成了一条几十米的长龙,秩序井然地慢慢向前移动,除了传来几声咳嗽,整条长龙少有说话的声音,气氛很是肃穆。我们赶紧默默地排在队尾,跟着队伍向前挪。

   终于轮到我们了,岳母从手提包里掏出十支香(家中十口人,一人一支),一齐点着了,插在关帝圣君像前。于是,香烟缭绕,关帝圣君也恍惚起来,神秘起来。岳母虔诚地跪拜在像前,口里念念不已地祷告着。起身后,岳母又让我们依次拜倒在像前,我虽然不信佛,但看着岳母那虔诚无比的严肃表情,也只得拜了两拜。随后,我们各自把早已准备好的一些硬币毛票放进功德箱内,才静静地离开这座小小的庙宇。
远离了东岳庙,几经斟酌之后,我向岳母隐讳地表达了跪拜泥塑木雕的不满。她笑了笑,“拜关帝自然有祈求降福的意思,但最终还是求个心安。心安定了,做事就会踏实,生活才有底气。”
   她说得有些道理,我没有否认,却又提了一个现实问题,“庙里又没有庙祝和尚,捐钱捐物给谁呢?”
   岳母大人不解地看了我一眼,“给需要的人呀,谁需要谁就去拿呀!”
 “谁都可以拿?我也可以?”我有些疑惑。
 “是呀,只要需要都可以拿。乞丐、五保、有难处的人,都可以随便拿。你真的需要?”岳母笑着说。
 “在这里捐钱捐物,本就是互助,谁没有为难的时候呢?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就是在行善,善举多了,善心足了,帮助的人就多,人自然会无病无灾,家庭自然幸福美满。”岳母说得我连连点头。
   从那以后,或月初或月半,我常陪着老人家到东岳庙里敬香。每当袋里有零币,就会扔进家中的铁盒子里,以便敬香时使用。两年后,女儿出生了,我又和岳母一起到东岳庙祈福还愿,后来只要家里有大事,我们都会虔诚地到东岳庙敬香,做善举。
如今,随着黄桥镇的经济发展,这座小小的东岳庙,被房产商搬迁到了新开辟的东岳路上。东岳庙屋宇多了,院子阔了,塑像高了,香炉大了,大门巍峨了,香火似乎也旺了不少,也多了一位管理的庙祝。
   虽然,每个月的月初、月半,年迈的岳母还来东岳庙敬香,但她的眉宇间常存忧色。问她,则说:“关帝老爷的塑像新了,漂亮了,却好像也世俗了!”
   我劝她到新建的福慧禅寺(原来的东寺庙)去敬香,那里庙大,菩萨多,香客多,还有几位能开光祈福的僧人。她却总是摇摇头:“那里没有关帝呀!”还会加上一句,“还是庙小好啊!”

相关热词搜索:东岳庙 香火

上一篇:乡村戏班子
下一篇:情牵小南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