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家乡美 > 美景 > 正文

记忆中的炊烟
2018-08-23 15:33:14   来源:印象泰兴杂志 文/李职贤 原创   评论:0 点击:

漂泊经年,梦中常常升起故乡的炊烟,丝丝缕缕,萦绕心头,氤氲着浓得化不开的乡愁。
   傍晚,和几个朋友到位于远郊的一个野湖垂钓,忽见湖边的一间瓦房升起一股炊烟,悠悠晚风,送来柴火的味道,于是不期然地想起故乡,想起故乡的炊烟。“岭谷高低明野火,村墟远近起炊烟”,冥冥中,仿佛回到故乡,看到亲人在厨房里忙碌着,熊熊的火光,照亮他们的脸庞,羼杂着柴火味的饭菜的香味,飘出窗外。这时,不知谁的手机,十分应景地播放起邓丽君的《又见炊烟》:“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倏地,思乡的潮水再次将我淹没……
  漂泊经年,梦中常常升起故乡的炊烟,丝丝缕缕,萦绕心头,氤氲着浓得化不开的乡愁。
  每天,随着朝暾渐朗,晨熹初露,每家每户的厨房,不约而同地响起锅碗瓢盆协奏曲,宣告烹煮时光的开始,很快,所有人家的烟囱,都升起袅袅的炊烟。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故乡的炊烟,空灵而轻巧,调皮又可爱,有着宁静之美,婉约之美,它饱蘸着晨雾,轻盈、缥缈,洋洋洒洒,变化万端,有时像婆娑的浓云,有时像扭曲的麻绳,有时像飞龙在天,有时像姑娘的刘海,有时像老人的须髯,有时像长袖善舞者的裙裾,有时像随便涂鸦的抽象画……乡村上空仿佛成了硕大无朋的舞台,各家各户的烟囱,便成了专门为舞台制造浪漫烟雾的机器,纵横交错、互相凝集的炊烟,在舞台上四处飘荡,被风一吹渐渐消散,景泰蓝的天空迅即恢复了澄澈,显现出舞台原有的空旷和恬淡。

  快到中午时分,家家户户的烟囱又陆续飘出千姿百态的炊烟,在阳光的炙烤和透射下,炊烟如透明羽翼,显得又轻又薄,升腾在半空,很快融入蓝天,化作淡淡的梦境,了无痕迹。此时的炊烟,貌似若有若无,实则魅力不减。炊烟不绝如缕,随风飘散,像一个丹青妙手的沙画,好似画者对好不容易勾勒出的轮廊不满意,画上几笔,旋即擦掉,再画上几笔,又擦掉……熟视良久,不禁莞尔。
  “炊烟漠漠衡门寂,寒日昏昏倦鸟还”,傍晚,热闹了一天的乡村渐归沉寂,辛劳了一天的倦鸟陆续回巢,村子里炊烟四起。有了落霞的衬托和余辉的辉映,飘飘荡荡的炊烟,将乡村妆染成一幅充满迷幻色彩的山水画,让人觉得自己也好像化作一道炊烟,飘荡在故乡上空,睨视着天下苍生,一颗心变得无拘无束、逍遥自在、云淡风轻。

  所谓炊烟,是由不完全燃烧的柴火制造出来的浓烟。小时候,我是烧火的好手,深谙用柴火煮饭炒菜是一门技术活:塞入灶堂的每一把柴草,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少则火力不够,影响烹饪质量,太多则容易导致燃烧不充分,产生浓烟,把人呛得连连咳嗽,眼泪汪汪,仿佛快要窒息,不得不冲出厨房,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再赶紧回去烧火。每当看见柴草塞入炉堂后哔哔剥剥地燃起来,鲜红的火苗飘出灶膛,烟气极少,毫不呛人,如立了多大功勋似的,成就和满足感油然而生。
  炊烟的味道,是家的味道,温暖的味道。如今,老家人用上了煤气,鲜有人用柴火煮饭,炊烟渐渐远去,然而,我仍常常想起故乡的炊烟。它是游子思乡的脐带,是游子眼中最美的云朵,永远永远,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

相关热词搜索:炊烟 记忆

上一篇:东风一枝花信早——影像见证泰兴改革开放四十年巨变(下)
下一篇:了不起的建筑,了不起的建筑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