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页 > 团购街 > 电影 > 正文

警告!人工智能正在觉醒
2018-04-24 09:15:32   来源:Mtime时光网   评论:0 点击:

乔纳森·诺兰:对我们来说,这些名字帮助我们理解每一季大体的思想和框架。第一季的问题,是迷宫是如何被绘制出来的,最终如何带领我们走向自我觉醒。第二季涉及到很多事情,但是其中一部分是机器人拥有自主的欲望,他们想要看到除了身处的世界之外,还拥有什么。

《西部世界》众位主演和制作人乔纳森·诺兰、丽莎·乔伊和我们聊了聊这部剧集在第二季,值得粉丝期待的亮点。

《西部世界》第二季终极预告

       时光网特稿 根据1973年由美国作家迈克尔·克莱顿自编自导的同名电影改编的HBO美剧《西部世界》,结合了各种科幻和神秘的元素,在西部类型片的包装下,大获成功。这部未来主义的剧集由乔纳森·诺兰和丽莎·乔伊这对夫妻档共同打造,故事发生在一家主题公园,公园被设置成18世纪美国边境地区的虚构小镇甜水镇,这里的机器人接待员是供富人消费的用品,被当做后者泄欲的对象。
 
       这部剧主要围绕着几位机器人和几个人类展开。机器人中包括甜美无辜的牧场主女儿德洛丽丝·阿伯内西(埃文·蕾切尔·伍德 饰演),妓院老鸨梅芙·米莱(桑迪·牛顿 饰演)和独立可靠的牛仔泰迪·弗洛德(詹姆斯·麦斯登 饰演)。他们逐渐获得了自我意识,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事实上只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谎言。
 

第二季中文官方海报

       机器人的觉醒,引发了剧情上的不同分支,其中一条是关于公园游客威廉(吉米·辛普森 饰演),以及他极其讨厌的同行者罗根(本·巴恩斯 饰演);另一条则聚焦神秘的“黑衣人”(艾德·哈里斯 饰演)——一个虐待机器人成性的常客。他坚持认为西部世界中存在着更深层的秘密,并且他也不断寻找着这个秘密的答案。
 
       剧集还关乎西部世界所有的工作人员,从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的公园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罗伯特·福特,到程序部门领导伯纳德·劳(杰弗里·怀特 饰演),行动部门负责人特丽莎·库伦(希德丝·巴比特·科努德森 饰演),以及程序部门员工艾尔莎·休斯(珊农·沃德华德 饰演)等角色。
 
       《西部世界》第一季在2016年10月2日在美国首播,获得了HBO自2014年《真探》以来最高的收视率。根据Deadline网站的数据,这部长达10集的剧集,成为了HBO历史上观看次数最多的原创剧集的首季,这也让剧集的第二季获得了更多的期待和讨论。
 
       《西部世界》最新季将于4月22日播出,这部剧集很有可能追平甚至替代HBO另一部王牌剧集《权力的游戏》,成为美剧领域最顶尖的作品。最近,剧集的主创在洛杉矶,和我们坐下来聊了聊第二季的情况。
 
 

导演解读第一季主题
“人的意识究竟是什么”

 
 
       时光网:很多人说,《西部世界》除了原作之外,还吸收了很多不同的著作内容,比如卡尔·荣格的理论,或者《圣经》的内容。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启发了你在节目中提出了具体的问题?
 

《西部世界》第一季剧照

       乔纳森·诺兰:我不确定《圣经》告诉了我们多少关于人类心理的知识,我们对现代的思想家有着更浓厚的兴趣——朱利安·杰恩斯、道格拉斯·霍夫斯塔特、马文·明斯基等等。我感兴趣的是那些试图创造人工智能的人,以及那些在思想认知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人。
 
       我们想要知道更多关于这里(指了下自己脑袋)的问题:意识到底是从何源起,人类最开始的意识是什么样的,人工智能的意识最初会是什么样?我们对这些知识掌握得太少了。
 
       时光网:你们把作品设定成了这么复杂的一个故事,所以网上出现了很多分析文章,你们读这些文章的时候还满意吗?
 
       丽莎·乔伊:我很害怕读那些分析。我有些担心……就好像照太多镜子一样,你永远不想沉迷自我到那个程度。我很开心人们喜欢这部剧,或者收看了这部剧。我看了一些粉丝创作的艺术作品,还把这些东西打印了出来,它们会给我带来灵感。但是我不好意思读太多关于剧集的东西。
 
       乔纳森·诺兰:我读了一点点,这些分析让人非常满意。而且这不光关乎我们,我们身后还拥有一大群非常富有才华的编剧、导演以及现象级的台前幕后的主创,他们都为此付出了很多。我很开心看到人们把故事分析到得那么细致。
 

《西部世界》经典一幕

       时光网:剧中关于机器人和科技方面的内容,有多接近于真实的现状?你们有做过相关的研究吗?
 
       乔纳森·诺兰:我们和很多神经科学家、机器人专家、遗传学者、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聊过,从不同的人那里得到了不同的答案,而且大部分答案之间相差很大。自从我们的剧集开始播出后,这部作品就成为2800-3000万观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但剧中涉及的一些问题,其实离我们还很遥远。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们认为将会发生的事情,并不一定就会在未来发生。如果我们要去寻找《西部世界》里那样的事物,我想我们应该开始多和联网化的人工智能交流一下了。
 
       时光网:你在剧中,用钢琴来演绎一些现代艺术家的歌曲,包括电台司令(Radiohead)、九寸钉(Nine Inch Nails)和声音花园(Soundgarden)的作品,你为什么会这么做,是受到了哪些方面的灵感吗?
 
       乔纳森·诺兰: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用来提醒观众的比较温和的方法,虽然它看上去像是一部时代剧,但它其实发生在未来。另一方面,这些音乐也对应着人类的程序——如果我演奏一首你熟悉的歌曲,它对你的情绪可以带来一定的影响,这个时候你没办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情感。人类与音乐相互作用、交流的方式,就是一旦你听过一首歌,这首歌就寄存在你的大脑里了,我们可以借此操控观众对一幕场景的感受。这也是我们使用流行音乐,但却对它们进行了一定改造的原因之一。
 

众主创剖析各人角色
“第二季的德洛丽丝将是一个致命角色”

 
       时光网:埃文,在第一季里,你拥有很多大起大落的感情。你有没有依靠之前任何基本的表演训练,来帮你进入德洛丽丝这个角色?或者有没有什么事情使你可以依靠或者借助,来推动你情感方面的呈现呢?
 

埃文·蕾切尔·伍德饰演德洛丽丝

       埃文·蕾切尔·伍德:我曾经参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表演课,从我八岁到十四岁,差不多每周上五天课,我学到了迈斯纳训练法。我们会做一些奇怪的练习,比如,你要看着另一个人的眼睛,而那个人的眼睛是闭着的,然后你要趁着对方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闭上自己的眼睛。通过这个方法,可以学会在看不见对方的情况下,和别人建立起默契。这种方法往往都可行,是不是挺奇怪的?
 
       我觉得我拍摄《西部世界》时也大概是这样的状态,特别是接受分析的那些场景,你要适当地脱离出你的身体。杰弗里(怀特)把分析场景叫做双重冥想,因为你会在其中失去自己。这可能对男人也管用,但我作为一个女人,我认为我们经常这么做——我们不断激励自己,然后不断振作起来,不断地去改变和调整。我觉得这些都是为拍摄这部剧所做的非常合适的准备。
 
       时光网:詹姆斯,粉丝对泰迪这个角色做出的猜想,哪一条是你最喜欢的?或者说,你对这个角色有什么猜想吗?
 

詹姆斯·麦斯登饰演泰迪

       詹姆斯·麦斯登:只针对我的角色吗?没有,很少有粉丝对泰迪做出猜想,大部分都是吐槽,比如“兄弟,你什么时候才能不一直死掉呢?” “你还要躺在你的血泊里多少次呢?”也许我们会在这一季继续看到泰迪做着同样的循环。(笑)
 
       时光网:埃文,在你知道德洛丽丝就是怀亚特之前,你对她有过什么猜想吗?
 
       埃文·蕾切尔·伍德:有的,我有很多想法。我想有小部分人会认为接待员是根据现实中的真实人物创造出来的,或者是根据死人创造的。所以我不停地想,现实版本的德洛丽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我主要的一个猜想。
 
       时光网:你认为这是一部女权主义的剧集吗?
 

宣传片之Maeve & Dolores

       埃文·蕾切尔·伍德:我觉得这是一部人道主义的剧。看到女性机器人能够掌握统治权,能够控制其他人,这让人感到惊喜,但最终你会发现,这些人不是按照男人和女人去划分的,他们代表着一种全新的事物。接待员代表着被压迫的群体——在种族、性别、阶级、性取向方面处于劣势的者,这是对所有弱势群体的隐喻。但是现在有趣的是我们看到了这些角色对女权的映射,这种想法其实也是非常合适的。
 
      时光网:你是指这部剧对现在的#MeToo运动,对好莱坞努力终结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社会背景,存在一定的呼应吗?
 
      埃文·蕾切尔·伍德:是的,生活和艺术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我们在拍摄第二季时,#MeToo运动突然爆发了,而我们在剧集里所做的一切,都关于思考、反抗,大声说出“不,我们受够了!”所以这部剧的确和我们所处的现实生活存在一定额外的关联。你每天到片场的时候,很难不会带有那样的情绪和想法,那些每天演绎的故事,说出口的台词,你很难不将其与现实生活产生联系。
 
      时光网:桑迪,你在第一季应该是所有角色中裸戏最多的一位了吧。这些戏份对你的角色,和故事本身都非常重要。那么你在拍摄那些场景时,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桑迪·牛顿饰演的老鸨有很多裸戏

       桑迪·牛顿:如果我对那些戏份感到不舒服的话,他们是不会让我出演这个角色的,剧组也经常帮我找到一些裸替演员。但是我不想其他人演这些戏份,因为她们演绎的方式,和我想要演绎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毕竟裸体替身并不一定都是演员。
 
       我在很久之前是个舞者,所以我知道我能通过我的姿势、身体来传递信息——比如说拿着一只鸟,这个姿势可能帮我遮住身体的某些部位,我并不是无端做出某些姿势和动作,我对我身体能做到、能达到的有一定的概念。这些裸戏就好像跳舞,好像演哑剧,裸体赋予那些戏份很大的冲击力,因为我知道对角色本身以及我们如何看待这些角色的方式来说,裸体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因为赤身裸体的我们在人们眼里只是一块肉,我们身处的好像是科技世界中的一家工厂化农场,他们可以把我们丢弃到任何地方,用水冲刷我们,让我们的血流得到处都是。
 
       时光网:梅芙在第一季结尾的决定,引起了一些讨论。你认为那是她自己的决定吗?
 

梅芙最终实现了自我觉醒

       桑迪·牛顿:这是她自己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做出的第一个有自我意识的决定。我认为她在这之前,已经根据自我意志做出过很多决定。但是乔纳森调整了我的思路。剧里有一幕是平板电脑里的性爱场面,我在读这一集剧本时,感到像是被锤子敲了一样,当伯纳德告诉梅芙,她所有的一切行为都是预先设计好的时候,我非常生气,非常沮丧。我为这个角色感到难过,而且非常愤怒。
 
       后来她切断了自己的程序,在火车上她处于一个人类的环境,自己是其中唯一一个机器人,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梅芙坐在两个人类——一个妈妈和一个女儿中间,她感受到对亲情的渴望,她体会到母女之间的联系纽带。梅芙可以感受到心里有什么东西,所以,她做出的是她第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决定。
 
       时光网:埃文,在第二季中饰演德洛丽丝对你来说依旧过瘾吗?
 

德洛丽丝

       埃文·蕾切尔·伍德:是的,但是第二季挑战会更大一些,我觉得德洛丽丝在第一季里只能看到世界中美好的一面,我只需要演绎出充满爱的单纯情感,这让我感到很过瘾。现在我的表演会变得更加黑暗。我的这个角色,处于对抗人类的革命前线,她知道她自己的使命,也许她不喜欢做这些事情,但是她明白,这些是必须要做的。
 
       她不是为了好玩才去开枪射击,才去烧杀劫掠。她心里存在一个理由,将自己抛在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这是一段非常沉重的体验,我感觉德洛丽丝从我的身体中抽离出来了——当我穿上戏服,开始表演时,我甚至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有一个小吊坠,里面有一张她的照片,我一直把这个吊坠戴在身上。我不是想要炫耀什么,只是她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个角色那么简单。她让我想到丽莎·乔——德洛丽丝大部分复杂的对话,都是她写出来的。
 
       时光网:她打破了对于这个人设的很多限制,那么她的造型和服装,在第二季会有很大变化吗?
 

德洛丽丝即将上演绝地反击

       埃文·蕾切尔·伍德:当然我想更疯狂一些!(笑)但是第二季让人感到更恐怖的地方在于,她看上去没什么变化,看上去还是像天使一样,非常温柔,但是她绝对是一个致命的角色。她身上的裙子经历过很多磨难,于是她把原先的裙子撕碎,做了一条属于她自己的裙子。比如她的腰带,原本是缠在她腰上的,后来被放低专门用来挂枪。她脱掉了蓝色上衣,下面的裙子也皱皱巴巴的,非常像《自由引导人民》那副画里的女人。
 

《西部世界》第二季剧情走向
“当机器人拥有欲望,世界会发生什么”

 
       时光网:丽莎,你能讲讲第二季和第一季有什么区别吗?
 
       丽莎·乔:第一季的故事主要讲的是这些机器人渴望自由——他们想要拥有自我选择,想要逃离无限循环的故事线。现在他们得到了自由,这只是第一步,对吧?你还是要选择你要成为怎样的人,要做些什么,要怎么去接受不完美,以及残酷的世界。这里有很多不同的角度,来探讨这些问题,我们的角色,也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去发展。
 
       时光网:第一季有很多比较让人惊讶的反转剧情,你们是一周一周逐渐了解你的角色,还是直接全部都知道了?
 

伯纳德的真实身份是剧中最让人惊讶的反转之一

       桑迪·牛顿:第一季一开始,我对梅芙的了解就是,她最开始是个机器人,但是她相信自己是个人类,她清楚自己的身份,妓院的老鸨。她一直做着一个梦,而这个梦将带领她实现自我觉醒。我觉得这个角色的两面性令人震惊,这个角色颠覆了我作为演员、女人、成年人的所有认知。这是我当时知道的一切,我不知道这个角色的起源和结局,我不知道她女儿的任何事情。
 
       杰弗里·怀特:我在签演这部剧第一集的时候没有意识到伯纳德的真实身份。当我们回到剧组开拍第二集和剩下的剧集时,丽莎·乔把我拉到旁边,告诉我这件事了。她把我带到了我头部模型的旁边,那是个机器人版本的我,看上起真的非常吓人(笑)。我以为伯纳德会是个普通人,他非常温和,他会在走路的时候去解决一些难题,包括科技方面的困难,以及这个乐园本质的道德问题。后来我发现,发现的过程也意味着自省的过程,也就是发现他自己的起源和存在。这为剧集添加了一层微妙的细节,听起来非常有趣,我也很开心。
 
       时光网:古斯塔,你是第二季新加入的演员,你是怎么受到邀请的?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加盟《西部世界》第二季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西部世界》第一季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好的作品之一,我听到他们在招募第二季的演员时,我跟我的经纪人说,“如果我要拍一部剧集的话,那只能是《西部世界》”。所以他们其中一位制作人跟我见了一面,我得到了一次试镜机会,结果我演砸了。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做准备,所以找不到感觉。然后我演完走出去后第一时间给我经纪人打了电话说,“我搞砸了,我没拿到这份工作。”大概过了五个星期,我一直没接到他们的电话,所以觉得很难过,只能继续做别的事情。但突然某天我接到一通电话,说我竟然过了。
 
       时光网:你怎么形容你的角色,卡尔·斯特兰德?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我饰演的是一个专门解决问题的人,第二季的情况真的非常糟糕。在第一季结束后,机器人的觉醒带来很大的影响,德洛斯公司把我叫来处理这一团乱局。德洛斯公司的起源也会在第二季里得到详细地涉及。
 
       时光网:这部剧的保密工作有多严?
 

《西部世界》拍摄现场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他们现在把我们所有演员的爱人都关在一个屋子里面当做人质(笑),开玩笑,我从来不清楚粉丝想要知道些什么。世界上存在两种粉丝,一种是想要剧透的,一种是不想要剧透的,反正我不喜欢被剧透。
 
       罗德里格·桑托罗:所有事物都处于保密状态。在片场的时候,我们不允许带手机,休息的时候也不能用。那是一个安全、保密的片场。在最开始,你有三小时的时间来读剧本,然后剧本会被拿走。
 
       珊农·沃德华德:很多时候,我们都为这部剧集感到骄傲,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做出奇怪的举动,我们非常尊重乔纳森和丽莎创作的故事,我也没看到任何人对他们表现出不尊重。
 
       时光网:第一季的故事有很多反转,演员也会对这些情节感到惊讶。对你们来说,这是一种让你们感到兴奋的工作方式吗?还是说这让你沮丧、烦恼?
 
       西蒙·夸特曼:故事都是一点一点透露给我们的,比如这个公园会是什么样子,外边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所有一切都是基于你需要知道的基础之上的。我们只比观众提前知道一点点内容。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方式,通常你拿到剧本,知道你要怎么做,知道你的角色会发生什么,然后就照着演就好了。拍这部剧的时候,你必须活在当下,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做准备的。对我来说,这非常自由——不去想我要怎么做,也不用担心要怎么去演好。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是的,我也尝试这么做了,但是真的很难。在拍这部剧之前,我拍的作品是《维京传奇》,那是一部播了很久的剧集,我在那里也不清楚角色的走向——但是还不到这部剧集的程度。我觉得这部剧有点恐怖,不过有时也让人感到兴奋。平时我都需要很多的时间来准备,在开拍之前,需要先在自己家里找找状态。但是在这部剧里,我没办法这么做,只能硬着头皮上。我觉得我都是靠直觉去演的,希望这能创造出不同的风格。
 
       时光网:作为观众,你认为第一季让你印象最深刻的反转是什么?
 

机器人伯纳德

       西蒙·夸特曼:我觉得是发现伯纳德是机器人。我当时想的是,你开什么玩笑!我记得我当时和杰弗里一起喝酒,他告诉我这件事,我回他一句,去你的!(笑)我完全没看出这件事的任何迹象,然后我又问他:“还有谁是机器人?”我不担心我的角色,我认为李绝对是个人类,毕竟他脾气非常暴躁,自尊心又很强。这对我来说,是非常符合人性的一种特质。
 
       时光网:埃文,有粉丝分析,福特博士还会回归,德洛丽丝并没有真正杀死他,你怎么看待这种理论?
 
       埃文·蕾切尔·伍德:我觉得这想的太简单了。很多人都跟我说,我有个理论:福特是个克隆人!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想的话,那么这个理论可能就是错的,因为这是大部分想让你去相信的。我认为这个猜想太过简单了。但是我能肯定的是,福特已经死了。
 

《西部世界》第二季剧照

       时光网:乔纳森,你给前两季剧集起了名字,第一季叫《迷宫》,第二季叫《大门》,这些名字有什么含义呢?
 
       乔纳森·诺兰:对我们来说,这些名字帮助我们理解每一季大体的思想和框架。第一季的问题,是迷宫是如何被绘制出来的,最终如何带领我们走向自我觉醒。第二季涉及到很多事情,但是其中一部分是机器人拥有自主的欲望,他们想要看到除了身处的世界之外,还拥有什么。

《西部世界》众位主演和制作人乔纳森·诺兰、丽莎·乔伊和我们聊了聊这部剧集在第二季,值得粉丝期待的亮点。

《西部世界》第二季终极预告

       时光网特稿 根据1973年由美国作家迈克尔·克莱顿自编自导的同名电影改编的HBO美剧《西部世界》,结合了各种科幻和神秘的元素,在西部类型片的包装下,大获成功。这部未来主义的剧集由乔纳森·诺兰和丽莎·乔伊这对夫妻档共同打造,故事发生在一家主题公园,公园被设置成18世纪美国边境地区的虚构小镇甜水镇,这里的机器人接待员是供富人消费的用品,被当做后者泄欲的对象。
 
       这部剧主要围绕着几位机器人和几个人类展开。机器人中包括甜美无辜的牧场主女儿德洛丽丝·阿伯内西(埃文·蕾切尔·伍德 饰演),妓院老鸨梅芙·米莱(桑迪·牛顿 饰演)和独立可靠的牛仔泰迪·弗洛德(詹姆斯·麦斯登 饰演)。他们逐渐获得了自我意识,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事实上只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谎言。
 

第二季中文官方海报

       机器人的觉醒,引发了剧情上的不同分支,其中一条是关于公园游客威廉(吉米·辛普森 饰演),以及他极其讨厌的同行者罗根(本·巴恩斯 饰演);另一条则聚焦神秘的“黑衣人”(艾德·哈里斯 饰演)——一个虐待机器人成性的常客。他坚持认为西部世界中存在着更深层的秘密,并且他也不断寻找着这个秘密的答案。
 
       剧集还关乎西部世界所有的工作人员,从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的公园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罗伯特·福特,到程序部门领导伯纳德·劳(杰弗里·怀特 饰演),行动部门负责人特丽莎·库伦(希德丝·巴比特·科努德森 饰演),以及程序部门员工艾尔莎·休斯(珊农·沃德华德 饰演)等角色。
 
       《西部世界》第一季在2016年10月2日在美国首播,获得了HBO自2014年《真探》以来最高的收视率。根据Deadline网站的数据,这部长达10集的剧集,成为了HBO历史上观看次数最多的原创剧集的首季,这也让剧集的第二季获得了更多的期待和讨论。
 
       《西部世界》最新季将于4月22日播出,这部剧集很有可能追平甚至替代HBO另一部王牌剧集《权力的游戏》,成为美剧领域最顶尖的作品。最近,剧集的主创在洛杉矶,和我们坐下来聊了聊第二季的情况。
 
 

导演解读第一季主题
“人的意识究竟是什么”

 
 
       时光网:很多人说,《西部世界》除了原作之外,还吸收了很多不同的著作内容,比如卡尔·荣格的理论,或者《圣经》的内容。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启发了你在节目中提出了具体的问题?
 

《西部世界》第一季剧照

       乔纳森·诺兰:我不确定《圣经》告诉了我们多少关于人类心理的知识,我们对现代的思想家有着更浓厚的兴趣——朱利安·杰恩斯、道格拉斯·霍夫斯塔特、马文·明斯基等等。我感兴趣的是那些试图创造人工智能的人,以及那些在思想认知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人。
 
       我们想要知道更多关于这里(指了下自己脑袋)的问题:意识到底是从何源起,人类最开始的意识是什么样的,人工智能的意识最初会是什么样?我们对这些知识掌握得太少了。
 
       时光网:你们把作品设定成了这么复杂的一个故事,所以网上出现了很多分析文章,你们读这些文章的时候还满意吗?
 
       丽莎·乔伊:我很害怕读那些分析。我有些担心……就好像照太多镜子一样,你永远不想沉迷自我到那个程度。我很开心人们喜欢这部剧,或者收看了这部剧。我看了一些粉丝创作的艺术作品,还把这些东西打印了出来,它们会给我带来灵感。但是我不好意思读太多关于剧集的东西。
 
       乔纳森·诺兰:我读了一点点,这些分析让人非常满意。而且这不光关乎我们,我们身后还拥有一大群非常富有才华的编剧、导演以及现象级的台前幕后的主创,他们都为此付出了很多。我很开心看到人们把故事分析到得那么细致。
 

《西部世界》经典一幕

       时光网:剧中关于机器人和科技方面的内容,有多接近于真实的现状?你们有做过相关的研究吗?
 
       乔纳森·诺兰:我们和很多神经科学家、机器人专家、遗传学者、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聊过,从不同的人那里得到了不同的答案,而且大部分答案之间相差很大。自从我们的剧集开始播出后,这部作品就成为2800-3000万观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但剧中涉及的一些问题,其实离我们还很遥远。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们认为将会发生的事情,并不一定就会在未来发生。如果我们要去寻找《西部世界》里那样的事物,我想我们应该开始多和联网化的人工智能交流一下了。
 
       时光网:你在剧中,用钢琴来演绎一些现代艺术家的歌曲,包括电台司令(Radiohead)、九寸钉(Nine Inch Nails)和声音花园(Soundgarden)的作品,你为什么会这么做,是受到了哪些方面的灵感吗?
 
       乔纳森·诺兰: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用来提醒观众的比较温和的方法,虽然它看上去像是一部时代剧,但它其实发生在未来。另一方面,这些音乐也对应着人类的程序——如果我演奏一首你熟悉的歌曲,它对你的情绪可以带来一定的影响,这个时候你没办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情感。人类与音乐相互作用、交流的方式,就是一旦你听过一首歌,这首歌就寄存在你的大脑里了,我们可以借此操控观众对一幕场景的感受。这也是我们使用流行音乐,但却对它们进行了一定改造的原因之一。
 
 
 

众主创剖析各人角色
“第二季的德洛丽丝将是一个致命角色”

 
       时光网:埃文,在第一季里,你拥有很多大起大落的感情。你有没有依靠之前任何基本的表演训练,来帮你进入德洛丽丝这个角色?或者有没有什么事情使你可以依靠或者借助,来推动你情感方面的呈现呢?
 

埃文·蕾切尔·伍德饰演德洛丽丝

       埃文·蕾切尔·伍德:我曾经参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表演课,从我八岁到十四岁,差不多每周上五天课,我学到了迈斯纳训练法。我们会做一些奇怪的练习,比如,你要看着另一个人的眼睛,而那个人的眼睛是闭着的,然后你要趁着对方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闭上自己的眼睛。通过这个方法,可以学会在看不见对方的情况下,和别人建立起默契。这种方法往往都可行,是不是挺奇怪的?
 
       我觉得我拍摄《西部世界》时也大概是这样的状态,特别是接受分析的那些场景,你要适当地脱离出你的身体。杰弗里(怀特)把分析场景叫做双重冥想,因为你会在其中失去自己。这可能对男人也管用,但我作为一个女人,我认为我们经常这么做——我们不断激励自己,然后不断振作起来,不断地去改变和调整。我觉得这些都是为拍摄这部剧所做的非常合适的准备。
 
       时光网:詹姆斯,粉丝对泰迪这个角色做出的猜想,哪一条是你最喜欢的?或者说,你对这个角色有什么猜想吗?
 

詹姆斯·麦斯登饰演泰迪

       詹姆斯·麦斯登:只针对我的角色吗?没有,很少有粉丝对泰迪做出猜想,大部分都是吐槽,比如“兄弟,你什么时候才能不一直死掉呢?” “你还要躺在你的血泊里多少次呢?”也许我们会在这一季继续看到泰迪做着同样的循环。(笑)
 
       时光网:埃文,在你知道德洛丽丝就是怀亚特之前,你对她有过什么猜想吗?
 
       埃文·蕾切尔·伍德:有的,我有很多想法。我想有小部分人会认为接待员是根据现实中的真实人物创造出来的,或者是根据死人创造的。所以我不停地想,现实版本的德洛丽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我主要的一个猜想。
 
       时光网:你认为这是一部女权主义的剧集吗?
 

宣传片之Maeve & Dolores

       埃文·蕾切尔·伍德:我觉得这是一部人道主义的剧。看到女性机器人能够掌握统治权,能够控制其他人,这让人感到惊喜,但最终你会发现,这些人不是按照男人和女人去划分的,他们代表着一种全新的事物。接待员代表着被压迫的群体——在种族、性别、阶级、性取向方面处于劣势的者,这是对所有弱势群体的隐喻。但是现在有趣的是我们看到了这些角色对女权的映射,这种想法其实也是非常合适的。
 
      时光网:你是指这部剧对现在的#MeToo运动,对好莱坞努力终结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社会背景,存在一定的呼应吗?
 
      埃文·蕾切尔·伍德:是的,生活和艺术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我们在拍摄第二季时,#MeToo运动突然爆发了,而我们在剧集里所做的一切,都关于思考、反抗,大声说出“不,我们受够了!”所以这部剧的确和我们所处的现实生活存在一定额外的关联。你每天到片场的时候,很难不会带有那样的情绪和想法,那些每天演绎的故事,说出口的台词,你很难不将其与现实生活产生联系。
 
      时光网:桑迪,你在第一季应该是所有角色中裸戏最多的一位了吧。这些戏份对你的角色,和故事本身都非常重要。那么你在拍摄那些场景时,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桑迪·牛顿饰演的老鸨有很多裸戏

       桑迪·牛顿:如果我对那些戏份感到不舒服的话,他们是不会让我出演这个角色的,剧组也经常帮我找到一些裸替演员。但是我不想其他人演这些戏份,因为她们演绎的方式,和我想要演绎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毕竟裸体替身并不一定都是演员。
 
       我在很久之前是个舞者,所以我知道我能通过我的姿势、身体来传递信息——比如说拿着一只鸟,这个姿势可能帮我遮住身体的某些部位,我并不是无端做出某些姿势和动作,我对我身体能做到、能达到的有一定的概念。这些裸戏就好像跳舞,好像演哑剧,裸体赋予那些戏份很大的冲击力,因为我知道对角色本身以及我们如何看待这些角色的方式来说,裸体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因为赤身裸体的我们在人们眼里只是一块肉,我们身处的好像是科技世界中的一家工厂化农场,他们可以把我们丢弃到任何地方,用水冲刷我们,让我们的血流得到处都是。
 
       时光网:梅芙在第一季结尾的决定,引起了一些讨论。你认为那是她自己的决定吗?
 

梅芙最终实现了自我觉醒

       桑迪·牛顿:这是她自己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做出的第一个有自我意识的决定。我认为她在这之前,已经根据自我意志做出过很多决定。但是乔纳森调整了我的思路。剧里有一幕是平板电脑里的性爱场面,我在读这一集剧本时,感到像是被锤子敲了一样,当伯纳德告诉梅芙,她所有的一切行为都是预先设计好的时候,我非常生气,非常沮丧。我为这个角色感到难过,而且非常愤怒。
 
       后来她切断了自己的程序,在火车上她处于一个人类的环境,自己是其中唯一一个机器人,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梅芙坐在两个人类——一个妈妈和一个女儿中间,她感受到对亲情的渴望,她体会到母女之间的联系纽带。梅芙可以感受到心里有什么东西,所以,她做出的是她第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决定。
 
       时光网:埃文,在第二季中饰演德洛丽丝对你来说依旧过瘾吗?
 

德洛丽丝

       埃文·蕾切尔·伍德:是的,但是第二季挑战会更大一些,我觉得德洛丽丝在第一季里只能看到世界中美好的一面,我只需要演绎出充满爱的单纯情感,这让我感到很过瘾。现在我的表演会变得更加黑暗。我的这个角色,处于对抗人类的革命前线,她知道她自己的使命,也许她不喜欢做这些事情,但是她明白,这些是必须要做的。
 
       她不是为了好玩才去开枪射击,才去烧杀劫掠。她心里存在一个理由,将自己抛在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这是一段非常沉重的体验,我感觉德洛丽丝从我的身体中抽离出来了——当我穿上戏服,开始表演时,我甚至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有一个小吊坠,里面有一张她的照片,我一直把这个吊坠戴在身上。我不是想要炫耀什么,只是她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个角色那么简单。她让我想到丽莎·乔——德洛丽丝大部分复杂的对话,都是她写出来的。
 
       时光网:她打破了对于这个人设的很多限制,那么她的造型和服装,在第二季会有很大变化吗?
 

德洛丽丝即将上演绝地反击

       埃文·蕾切尔·伍德:当然我想更疯狂一些!(笑)但是第二季让人感到更恐怖的地方在于,她看上去没什么变化,看上去还是像天使一样,非常温柔,但是她绝对是一个致命的角色。她身上的裙子经历过很多磨难,于是她把原先的裙子撕碎,做了一条属于她自己的裙子。比如她的腰带,原本是缠在她腰上的,后来被放低专门用来挂枪。她脱掉了蓝色上衣,下面的裙子也皱皱巴巴的,非常像《自由引导人民》那副画里的女人。
 
 
 


《西部世界》第二季剧情走向
“当机器人拥有欲望,世界会发生什么”

 
       时光网:丽莎,你能讲讲第二季和第一季有什么区别吗?
 
       丽莎·乔:第一季的故事主要讲的是这些机器人渴望自由——他们想要拥有自我选择,想要逃离无限循环的故事线。现在他们得到了自由,这只是第一步,对吧?你还是要选择你要成为怎样的人,要做些什么,要怎么去接受不完美,以及残酷的世界。这里有很多不同的角度,来探讨这些问题,我们的角色,也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去发展。
 
       时光网:第一季有很多比较让人惊讶的反转剧情,你们是一周一周逐渐了解你的角色,还是直接全部都知道了?
 

伯纳德的真实身份是剧中最让人惊讶的反转之一

       桑迪·牛顿:第一季一开始,我对梅芙的了解就是,她最开始是个机器人,但是她相信自己是个人类,她清楚自己的身份,妓院的老鸨。她一直做着一个梦,而这个梦将带领她实现自我觉醒。我觉得这个角色的两面性令人震惊,这个角色颠覆了我作为演员、女人、成年人的所有认知。这是我当时知道的一切,我不知道这个角色的起源和结局,我不知道她女儿的任何事情。
 
       杰弗里·怀特:我在签演这部剧第一集的时候没有意识到伯纳德的真实身份。当我们回到剧组开拍第二集和剩下的剧集时,丽莎·乔把我拉到旁边,告诉我这件事了。她把我带到了我头部模型的旁边,那是个机器人版本的我,看上起真的非常吓人(笑)。我以为伯纳德会是个普通人,他非常温和,他会在走路的时候去解决一些难题,包括科技方面的困难,以及这个乐园本质的道德问题。后来我发现,发现的过程也意味着自省的过程,也就是发现他自己的起源和存在。这为剧集添加了一层微妙的细节,听起来非常有趣,我也很开心。
 
       时光网:古斯塔,你是第二季新加入的演员,你是怎么受到邀请的?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加盟《西部世界》第二季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西部世界》第一季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好的作品之一,我听到他们在招募第二季的演员时,我跟我的经纪人说,“如果我要拍一部剧集的话,那只能是《西部世界》”。所以他们其中一位制作人跟我见了一面,我得到了一次试镜机会,结果我演砸了。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做准备,所以找不到感觉。然后我演完走出去后第一时间给我经纪人打了电话说,“我搞砸了,我没拿到这份工作。”大概过了五个星期,我一直没接到他们的电话,所以觉得很难过,只能继续做别的事情。但突然某天我接到一通电话,说我竟然过了。
 
       时光网:你怎么形容你的角色,卡尔·斯特兰德?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我饰演的是一个专门解决问题的人,第二季的情况真的非常糟糕。在第一季结束后,机器人的觉醒带来很大的影响,德洛斯公司把我叫来处理这一团乱局。德洛斯公司的起源也会在第二季里得到详细地涉及。
 
       时光网:这部剧的保密工作有多严?
 

《西部世界》拍摄现场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他们现在把我们所有演员的爱人都关在一个屋子里面当做人质(笑),开玩笑,我从来不清楚粉丝想要知道些什么。世界上存在两种粉丝,一种是想要剧透的,一种是不想要剧透的,反正我不喜欢被剧透。
 
       罗德里格·桑托罗:所有事物都处于保密状态。在片场的时候,我们不允许带手机,休息的时候也不能用。那是一个安全、保密的片场。在最开始,你有三小时的时间来读剧本,然后剧本会被拿走。
 
       珊农·沃德华德:很多时候,我们都为这部剧集感到骄傲,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做出奇怪的举动,我们非常尊重乔纳森和丽莎创作的故事,我也没看到任何人对他们表现出不尊重。
 
       时光网:第一季的故事有很多反转,演员也会对这些情节感到惊讶。对你们来说,这是一种让你们感到兴奋的工作方式吗?还是说这让你沮丧、烦恼?
 
       西蒙·夸特曼:故事都是一点一点透露给我们的,比如这个公园会是什么样子,外边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所有一切都是基于你需要知道的基础之上的。我们只比观众提前知道一点点内容。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方式,通常你拿到剧本,知道你要怎么做,知道你的角色会发生什么,然后就照着演就好了。拍这部剧的时候,你必须活在当下,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做准备的。对我来说,这非常自由——不去想我要怎么做,也不用担心要怎么去演好。
 
       古斯塔·斯卡斯加德:是的,我也尝试这么做了,但是真的很难。在拍这部剧之前,我拍的作品是《维京传奇》,那是一部播了很久的剧集,我在那里也不清楚角色的走向——但是还不到这部剧集的程度。我觉得这部剧有点恐怖,不过有时也让人感到兴奋。平时我都需要很多的时间来准备,在开拍之前,需要先在自己家里找找状态。但是在这部剧里,我没办法这么做,只能硬着头皮上。我觉得我都是靠直觉去演的,希望这能创造出不同的风格。
 
       时光网:作为观众,你认为第一季让你印象最深刻的反转是什么?
 

机器人伯纳德

       西蒙·夸特曼:我觉得是发现伯纳德是机器人。我当时想的是,你开什么玩笑!我记得我当时和杰弗里一起喝酒,他告诉我这件事,我回他一句,去你的!(笑)我完全没看出这件事的任何迹象,然后我又问他:“还有谁是机器人?”我不担心我的角色,我认为李绝对是个人类,毕竟他脾气非常暴躁,自尊心又很强。这对我来说,是非常符合人性的一种特质。
 
       时光网:埃文,有粉丝分析,福特博士还会回归,德洛丽丝并没有真正杀死他,你怎么看待这种理论?
 
       埃文·蕾切尔·伍德:我觉得这想的太简单了。很多人都跟我说,我有个理论:福特是个克隆人!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想的话,那么这个理论可能就是错的,因为这是大部分想让你去相信的。我认为这个猜想太过简单了。但是我能肯定的是,福特已经死了。
 

《西部世界》第二季剧照

       时光网:乔纳森,你给前两季剧集起了名字,第一季叫《迷宫》,第二季叫《大门》,这些名字有什么含义呢?
 
       乔纳森·诺兰:对我们来说,这些名字帮助我们理解每一季大体的思想和框架。第一季的问题,是迷宫是如何被绘制出来的,最终如何带领我们走向自我觉醒。第二季涉及到很多事情,但是其中一部分是机器人拥有自主的欲望,他们想要看到除了身处的世界之外,还拥有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人工智能 正在

上一篇:《极地恶灵》接班《行尸走肉》三月美剧回顾 亚马逊真要拍"三体"?
下一篇:"复联3"大波洛杉矶首映红毯图来袭! 全员集结空前盛况 美队鹰眼猎鹰缺席

分享到: 收藏